追蹤
切‧格瓦拉::游擊戰法::
關於部落格
  • 102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作為攻擊人員的游擊隊隊員

page 21
地主因為財產挪於社會良善之用,接受償付的權利應該被尊重;但這償款可以用債卷的方式(「希望債卷」,我們的導師,貝尤將軍〔General Bayo〕〔註三〕所說的,指稱那些建立在債權人和債務人之間的共同利益)。
惡名昭彰的和活躍的革命敵人的土地及財產,應該儘快移交到革命力量手中。尤有甚者,利用戰爭的火燄──那些人類的博愛達臻最頂峰的時刻──,一切的互助工作,只要是居民的心智所能行的,就應該被點燃起來。
游擊隊隊員作為一位社會改革者,應該不僅在他的生命中提供一個範例,他還需要不停地在意識型態的問題中找到定位,解釋他所知曉的,和他在正確的時機中希望作的一切。當戰爭的歲月增強了他的革命信念,也當他看到武器的威力,當居民的景況成為他精神和他生命的一部份,當他理解到正義以及一連串改變的必要,面對一些之前見過的理論重要性,但缺乏實際目賭的危機之際,他會利用他所學到的一切,讓自己變得更基進。
這個發展反反覆覆,只因為游擊戰的發起者,或者說游擊戰的指導者,並不是一群終日躬身於犛溝的人。他們瞭解社會對待農民的態度應該有所改變,而不需要在一般的情況中蒙受這一苦澀之對待。然後它發生了(我指的是古巴的經驗,並且加以延伸),一個真正的互動在這些領導者之間生產出來了,藉由他們的行動,領導者教導人民武裝鬥爭的基本重要性,而人民本身發動叛亂,也教導了領導者這些我們所談到的實際需要。所以,作為游擊隊隊員和他的人民之間的互動產物,顯露了一個更激烈的基進化,它可以加強運動的革命特徵,並且提升到國家的宏觀規模之上。
2.作為攻擊人員的游擊隊隊員
游擊隊隊員的生活與行動,如前文所敘,需要一連串的生理、心智和道德的特質,以期適應時機的創造以及完全實現任何被指派給他的任務。
對於一個如游擊隊軍人應該看起來像甚麼的問題而言,第一個答案就是他應該看起來像當地的居民。如果真是如此,他會擁有願意幫助他的朋友們;如果他就屬於這個區域,他會瞭解它(而對於這地形的認識是游擊戰中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既然他會習慣和瞭解當地的獨特性,他會為這一切加入保護他的人民的熱忱,為改變一個傷害他的世界的政權而戰鬥。
註三:亞伯多.貝尤(Alberto Bayo)上校,西班牙游擊戰的古巴籍老兵,在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古巴入侵之前,曾任卡斯楚在墨西哥集結的軍隊的指導人。
page 22
游擊隊攻擊人員是黑夜的狙擊手;這樣說指的是,同時他必須擁有一切這類戰鬥所需的特殊性質。他必須是狡猾的,能夠跨過平原或山地潛進攻擊位置而不受任何人注意,然後攻擊敵人,利用這類戰鬥中值得我再一次強調的乘其不備的因素。在這個由乘其不備所造成的恐慌之後,他應該無情地投入戰鬥,不允許同伴有絲毫的懦弱,並且利用敵人的任一絲弱點。攻擊就像一陣龍捲風,破壞一切,絕不饒恕敵人,一直到戰術環境上的需要,審判那些必須被審判的人,在敵方的攻擊人員之間散播恐慌,僅管如此,他仁慈地對待手無寸鐵的囚人,並對死者表達敬意。
應當細心地和尊敬地對待受到傷害的敵人,除非他之前的行徑使得他應該被處以死刑,根據應受的處罰而被對待。絕對不能作的一件事便是關起犯人,除非已經建有了一個是敵人無法攻堅的安全作戰基地。否則,犯人會對當地居民或是游擊隊本身的安全造成威脅,因為他可以在重入敵方陣營後,為他們帶回有關於我方的資訊。如果他並不是惡名昭彰的罪犯的話,他應該在接受一番講習之後得到釋放。
必要的時刻,游擊隊攻擊人員應該毫不猶豫地有必死的決心,冒險一搏;同時,他應該要有警戒心,不隨便曝光。應該採取所有可能的預防手段以免被擊敗或殲滅。基於這個原因,每次戰事當中必須對所有的點作警戒,防止敵人援軍到來,並且對包圍行動預作防備;如此的結局通常不是生理上的痛苦,不過卻會破壞士氣,在未來的戰鬥中造成信心的喪失。
然而,他應該是有膽識的,又且,在仔細地分析行動的危險和可能性之後,他總是準備採取樂觀的態度面對環境,甚至在逆境大於有利條件的平衡下,他還能為這情勢找尋正面的理由。
為了在這些條件和敵人的行動下有存活的機會,游擊隊隊員必須有易裝的能力,將他自己埋藏在他所生存的環境之中,成為環境的一份子,並且盡可能地利用這個環境。他還需要快速的理解力和即時的想像力,允許他根據行動的主要路線改變他的戰術。
這人民軍隊中的適應力和想像力的才能,就是那些用來破壞軍閥的統計數字的武器,讓他們膽顫心驚、手腳發軟。
不論任何原由,游擊隊隊員絕對不可以把受傷的同伴丟在敵軍炮火下,因為這樣一來,他幾乎必死無疑。不惜任何的代價,都得把他從戰爭區域移送到安全地點。在這個任務中所花費的精力和危險都是最大的。游擊隊軍人必須是個優異的夥伴。
page 23
同一時刻,他應該是守口如瓶的。每一件於他面前所行、所聞的事物,都應該保密在他的心中。他決不允許自己吐出任何一個無用的字眼,甚至是面對他自己的武裝同志,因為敵人總是會在游擊隊軍團裏安插間諜,企圖找出它的計劃、位置,和生活的條件。
除了我們已經提到的道德特質外,游擊隊隊員還應該有一連串非常重要的生理特質。他必須是孜孜不倦的。當厭煩變得無趣難耐時,他必須能夠在當下產生另外的力量。擺低姿態的謙虛表達在他臉龐的每條皺紋,使得他採取另外的步驟,而這還不是最後的,因為後頭還有一步接著一步,不停地,直到他完成領袖所設計的境地為止。
他應該要能夠抵擋最極端的痛楚,不僅得忍受食物、水、布料,和蔽身之處的缺乏,通常還有大大小小的疾病和傷口,沒法求助外科醫生的診治,只好任憑其發展,等它自動痊癒。這是無可厚非的,因為離開游擊隊戰區到外地養病的人經常會被敵人暗殺。
為了達到這些條件,他需要有個鋼鐵般的體魄使他能夠抗禦這些逆境,不要生病,並讓他如待捕獵物的漂泊生命,加入了力量。藉著他自然的適應力的幫助,他成為他所戰鬥的土地的一部份。
在所有的這些思考後,我們不禁問起:游擊隊隊員的理想歲數是多大?這些限制總是很難說得清楚,因為不管是個人的或社會的特性,都會改變一個人的身體狀況。比方說,農民比一位都市客要有抵抗力。而一個常作體操、過著健康生活的城市居民,又要比一個鎮日伏案於書桌前的人有用。但是一般說來,游擊戰完全游牧時期中的攻擊人員,他們年齡的上限應該不要超過四十歲,雖然會有些例外。我們戰鬥的一位英雄,培瑞茲大元帥(Crescencio Perez),於時年六十五歲進入席爾拉,馬上成為我們軍隊最有用的人。
吾輩或許會問,游擊隊軍團的成員是否應該從特定的社會階級挑選。我們已經提到,這社會的構成應該跟著被選定為作戰中心的地區所調整,也就是說,游擊軍的攻擊核心應該是由農民組成的。明顯地,農民是最好的軍人;不過其他階層人口為正義而戰的機會也不可以被排除或是剝奪。個別的例外在這方面是很重要的。
我們還沒有設定年齡的下限。我們相信,除了非常特殊的環境之外,不到十六歲的少年人是不應該加入戰鬥的。一般來說,這些年青男孩,幾乎是小孩子,沒有充足的發展去背負工作、天氣的嚴峻,以及他們將身處的苦難。
page 24
游擊隊隊員的最佳歲數在廿五到卅五歲之譜,一段大部份的人都已經擁有發展完全之體格的時期。任何一個踏入這年歲的人,遺棄了他的家庭、他的子女、以及他整個的世界的人,必須對他的責任考慮週詳,爾後才能作成堅決的選擇,永不退縮。有許多還是孩子的狙擊手的例子,他們已經達到我們反叛軍最高層的軍階,但這並不是常態。有很多人展現出他們優異的戰鬥性格,但同時也有幾十個人該被送回家去,為了避免經常對游擊軍團造成危險負擔。
游擊隊隊員,就如同我們說的,是個像蝸牛把家馱在背上的軍人;所以,他必須以一種帶最少量用具的方法安排他的背包,獲得最大的方便。他只會帶那些不可或缺的東西,但他會隨時地妥善照料,除了在最惡劣的情況下才會丟棄它。
他的彈藥也是那些他只會讓自己攜帶的物品之一。補給的重新供應非常困難,特別是子彈。要保持它們的乾燥,保持它們的清潔,一顆顆地清點以防遺失;這些是必須奉行不渝的命令。手槍也得保持乾淨,上機油,把槍管擦得光亮。我們建議各團體的領袖要對那些沒有好好地將他們的武器保養在最佳狀態的人,作一些處罰之類的訓戒。
抱著如此顯著的奉獻和果決的人,必須擁有一個可以在先前所提的逆境中自我支撐的理想。這個理想可以很簡單,不用矯柔造作,也不用打高空;但它要是如此堅定不移的,如此明確的,可以讓人為它拋棄性命而絲毫不猶豫。對於所有的農民而言,這個理想就是擁有的權利,讓他們可以在自己的土地上工作,享受公義的社會對待。在工人們之間,就變成了有工作,獲得合理的待遇和公義的對待。至於學生們和專業人才方面,例如自由等更抽象的概念,會是戰鬥的動機。
這把我們拉到了一個問題:游擊隊隊員的生命像甚麼?他正常的生活就是漫長的健行。讓我們拿一個山中的游擊隊員作例子,假設他位處多木林的區域,還得不停地受到敵人的騷擾。在這些條件下,游擊隊軍團在白晝時刻行動,不能吃東西,只為了改變它的位置;黑幕低垂,營隊紮駐在靠近水源的墾拓地旁,每個團體集聚起來,為了同在一起進食;黃昏的時候,火燄是用任何手邊隨得的東西點燃的。
游擊隊隊員在他可以吃東西的時候,吃任何可以吃的東西。有時候,豐盛的大餐一下子就吞進攻擊人員的喉嚨裏;有些時候他得連續兩三天禁食,而工作的份量卻一點也沒變。
page 25
他的房子就是寬闊的天空;在天空和吊床之間,他鋪了一層防水的尼龍布,而在布料和吊床的下面,他放著他的背包、手槍,以及彈藥,這些游擊隊隊員的寶貝。好些時候,脫下鞋子並不是個聰明的作法,因為敵人隨時有突襲的可能。鞋子又是另一項他的珍藏寶貝。任何人有了一雙鞋子,就等於在這環境的限制下擁有了一種安全。
所以,游擊隊隊員將要有好些段日子不靠近任何居住地點,避免所有先前沒有預先安排好的接觸,停留在最荒涼的地區,飽受饑餓、口渴、嚴冬和酷日之苦;不間斷的行軍使他流下汗水,在身體上任憑風乾,馬上又流下新汗水,而沒有清潔的可能性(雖然這看個人體質而有所不同,其它的也一樣)。
最近的戰爭中,在進入艾優費洛(El Uvero)村落之後,馬上是十六公里長的行軍,以及一場在炙陽下的兩小時又四十五分的戰鬥(還得加上好幾天在非常惡劣的環境裏,沿著海洋行走,配上熱得可以煎蛋的大太陽)。我們的身上散發出一種特別的、刺激性的臭氣,以至於沒有人敢靠過來。我們的鼻子已經完全習慣了這類生活;游擊隊隊員的吊床是出了名的臭,風味獨特。
在如此的條件下,營地的收拾應該要快速地完成,不留任何的蛛絲馬跡;警戒活動必須十分妥當。每十個人睡覺,就應該有一兩個人站哨,不斷地更換衛兵,對於營區的所有入口作森嚴的監視。
戰爭生活教會了我們幾門準備食物的絕招,一些幫助加快準備速度的步數;有些方法,還可以拿一些森林中找到的小草木作調味料;還有一些方法教導發明新的料理,為單調的游擊隊菜單變些花樣;菜單主要是根、穀類、鹽巴、一點點的油或脂肪,以及某些不是太常有的肉片。這指的是熱帶區的團體生活。
在狙擊手的生活架構裏最有趣,能夠帶來雀躍的狂喜,並在每個人的步伐中注入新活力的事,莫過於戰鬥了。戰鬥,游擊隊生命的高潮,便是尋找一個適當的時機,不論是鎖定和窺探的敵人營隊弱不禁風,足以被殲滅;或者是當敵軍大膽地入侵解放力量所據的領地。這兩個狀況是不一樣的。
對於一個敵人的紮營,行動是稀落的、不密集的包圍,而且基本上是一場狩獵被包圍之部隊成員的遊戲。挖壕溝以護衛自己的敵人,絕對不是游擊隊隊員最喜愛的戰利品;他希望他的敵人始終是在移動的、神經兮兮的、不熟悉地形、驚惶失措的、缺少自然的屏障作蔽護。任何一個躲在低牆後,拿著威力強大的武器驅散來敵的人,不論他所處的情勢有多麼地惡劣,是不會陷於一種突然從好幾個地點遭受攻擊,被切斷路線的苦境的。如果攻擊者沒有辦法完全地包圍並且摧毀被攻擊方的話,他們必須在任何的反制行動之前馬上撤退。
page 26
如果利用斷糧、斷水,或是直接攻擊的手段,還是沒有擊敗那些用壕溝護衛的駐營的可能性的話,那麼在包圍行動已經對敵人造成破壞效果後,游擊隊便應該撤退。在一些游擊軍隊太弱,而入侵軍隊太強的狀況中,應該投注心力在先鋒部隊上。這一戰術應該是特別獲得重用的,不論所期望的結果為何,因為先遣的部隊在被攻擊好幾次之後,士兵之間所流傳的傷亡消息會不斷地發生在那些位處前線的人身上,於是,企圖佔領那些地點時的猶豫不決,只會引來叛變。所以,你應該要在那個先鋒點上作攻擊,即使說隊伍其它的點也是必要的。
讓游擊隊隊員可以淋漓盡致地發揮他的功能,並且能夠藉以讓自己適應於環境的,會是他所帶的裝備。即使他是在小團體中和其它人一同生活的,他還是有一些個人的特徵。除了日常的遮蔽物以外,他應該在他的背包裏放一些求生所用的必要品,防止萬一發現自己和隊伍走失。
此處列出裝備的一張清單作為參考,我們基本上指的是,戰爭初期,位處在經常下雨、一些冷天氣、及有敵人騷擾的崎嶇地形國家的個人,所應該帶的東西;換句話說,我們把我們自己安置在曾存於古巴解放戰爭初期的情況當中。
游擊隊隊員的裝備被劃分為必需品和附屬品兩大類。前者之一的是吊床;你很容易就可以找到兩棵讓它掛上去的樹;此外,當人睡在地面上的情況裏,它可以當作一張床墊。在熱帶山區常見的天氣中,不論下雨或者地面是潮濕的,吊床之於睡眠都是不可或缺的。一張防水的尼龍布補臻了它的不足。當它從四個角落掛拉起來時,這尼龍布應該要大到足夠蓋覆吊床,而且還得加上一條穿過中央,拉到同樣吊床所掛的樹上的繩。這最後的一條繩,透過舉起中央的橫樑,可以使得尼龍布變成一道帳篷,並讓雨水從兩側晾盡。
毯子也是不可或缺的,因為夜晚的山區是很冷的。你還必須帶一件像夾克或是外套可以讓人抵禦劇烈溫度變化的衣物。衣服當中,應該包括耐磨的工作褲和襯衫,可以或者可以不要是統一外觀的制服形式。鞋子應該是最佳的裝備之一,並且是首先要預備的儲藏項目,因為如果沒有一雙良好的鞋子,行軍會變得很困難。
既然游擊隊隊員在他的背包裏扛帶著他的家,那麼前者便很重要。比較簡陋的樣子,可以是任何種類的掛上兩條繩子的麻袋;但這裏比較建議的,是那些在市場上找得到的帆布袋,或者用馬革作的成品。游擊隊隊員除了帶軍需所用或是在營區消耗的糧食之外,他還應該準備一些個人的食物。不可或缺的項目有:脂肪油或豬油,這對於脂肪的攝取是非常重要的;罐頭食物,除非是在找不到東西烹煮的環境中,或者當有太多的罐頭,而它們的重量拖累行軍的速度時,否則這些是不應該被消耗的;醃魚片,有著大量的營養價值;濃縮牛奶,也蠻有營養的,特別是因為它所富含的大量蔗糖;一些作為調味用的蜂蜜。你也可以帶奶粉。糖類是另一項重要的補給之一,就像鹽巴一樣,沒有了它,生命真會是多苦多難,乾脆死了算了;還有一些用來料理肉類的物品,例如洋蔥、大蒜……等等,根據各地的特色而有所不同。這就補齊了必需品的範疇。
page 27
游擊隊隊員應該帶一個盤子,一對刀叉,也就是露營所用的,一些滿足所有不同必要功能的餐具。盤子可以是野營的或是軍隊類型的,或者是能夠用於烹煮任何食物的平底鍋,從切成薄片的肉類到「芋頭」或是馬鈴薯,還可以拿來煮茶或咖啡。
為了照料步槍,特殊的機油是必要的;而這些勢必得小心使用──如果身旁沒有特別的機油的話,縫紉機所用的油是非常好的。還需要一些經常用來清理武器的布,以及清理槍枝內部的枝桿,這是一些經常該作的事。彈藥帶可以是買來的或者自製的,端視環境而定,但它必須能確保不會掉失任何一顆子彈。彈藥是戰鬥的基礎,缺少了它,其餘事物皆為枉然;它必須如黃金般被珍惜。
水壺或者裝水的瓶子是必需的,因為你會經常處在一個無法獲得水的情況下。至於藥品,應該帶一些一般常使用的項目:例如,盤尼西林或一些其它類型的抗生素,最好是口服的,仔細密封的;降低發燒症狀的藥物,比方說阿斯匹靈;以及能夠治療當地傳染病的其它藥物。或許有抗瘧疾的藥錠、治腹瀉的磺胺藥劑、殺死一切寄生蟲的藥;換句話說,適合當地特徵的藥物。在有毒蛇猛獸出沒的地方,最好建議帶一些合適的注射血清。外科手術用的器材將會完善醫藥的裝備。用來照護比較不重要的傷口的小型個人用品,也應該包括在內。
游擊隊隊員生活中一個習慣,也是極度重要的享受就是煙,不論是雪茄、香煙或者煙草;在休息的時刻,煙會是孤獨的士兵的最好朋友。煙斗蠻有用的,因為在物資缺乏的時候,它們可以抽完所有剩下的雪茄或是香煙的煙屁股。火柴非常重要,不光是拿來點燃一根煙,並且還得用於生火;這是雨季時森林中最大的問題之一。最好同時帶有火柴和打火機,所以如果當打火機用盡燃料的話,還有火柴能替代。
你還應該帶肥皂,並非個人乾淨之故,而是為了清洗吃飯用的器皿,因為迴蟲的感染或刺激是屢見不鮮的,並且會透過在骯髒的烹調器具中剩餘的腐敗食物,傳染成員。有了這一項裝備,游擊隊隊員可以確保能夠在不利的條件下生活在森林之中,不管多麼地惡劣,只要有其情勢必要的話。
還有一些偶爾會有用的附屬品,以及其它會造成困擾但是卻非常有效的器具。指南針便是其中之一;剛開始,這會在方向的定位上被大量使用,但是慢慢地,對於野外的知識會讓它變是非必要的。在多山的區域中,指南針沒有太大的用處,因為其指示的路徑經常會被無法通過的阻礙給切斷。另外一項有用的物品則是在下雨時,用來蓋覆所有裝備的一張多餘的尼龍布。要記得,熱帶國家中的雨水在某幾個月裏是永遠不會停的,並且水是游擊隊隊員所帶的一切東西的敵人:食物、彈藥、醫藥、紙和布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