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切‧格瓦拉::游擊戰法::
關於部落格
  • 1022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4.攻擊

page 35
che當旁邊有樹木,或者易燃性建築的紮營被攻擊時,「摩托洛夫雞尾酒」是很重要的短距離武器。至於如果是遠一點的距離的話,你可以從十六釐米的獵槍射出點燃引信的易燃物瓶子,如先前所提。
在一切可能的地雷種類之中,最有效的,雖然也是需要最高度工程技術的,便是搖控引爆的地雷;但是電線、保險絲,以及用到絕緣線路的電子引爆的地雷也蠻好用的,並且為人民軍組成了幾乎無懈可擊的道路防衛。
對抗沿著道路行進的裝甲車的一個好方法,就是挖有傾斜坡度的坑溝,讓坦克容易進得去卻出不來,如圖所示。這可以簡單躲避敵人的眼線,特別在晚上,或者當他們因為存在有游擊隊的回擊,而在坦克之前沒有安插步兵的時候。
在不算太過於險峻的地區裏,另外一種敵人常見的行進形式,是利用不設防的卡車。部隊有裝甲的車輛於前先行,而在卡車之後,跟著是步兵壓陣。端視游擊隊軍團的力量而定,或許有可能循普遍規則包圍一整支部隊;或者可以透過攻擊其中某些卡車,並同時引爆地雷的方式,將它劈散。在這環境下,快速行動是必要的,攫取死去敵人的武器,馬上退下。
為了攻擊未加以設防的卡車,一種很重要的、應該發揮所有潛力的武器是獵槍。一把填有大型子彈的十六釐米獵槍可以打出直徑十公尺大小的坑洞,也就幾乎是一整台卡車的區域,殺死部份乘客,對其他人造成傷害,並且燎起極大的混亂。如果有手榴彈的話,這也是非常優秀的武器。
對於這類攻擊而言,至少在射出第一發子彈的時候,乘其不備是重要的,因為它是游擊戰中最基本的需求。一旦當地農民知道了反叛軍的存在,想要出其不意也就不可能了。基於這個原因,任何的攻擊運動都應該在夜晚進行。只有那些證明是慎重和忠心的人,才可以知道這些行動,並且建立聯繫。為了能夠在埋伏的地點一連度過兩天、三天,或者四天,行軍應該帶著裝滿食物的背包。
絕對不可以太相信農民的口風,首先是因為他們有和家庭成員或朋友談及評論事件的自然傾向;而且也因為在我方被擊敗之後,敵人士兵不可避免地會對人民暴行拷問。為了挽救他的性命,恐怖可以被播種,而這一恐怖是為了避免某人說太多的話,洩露重要機密。
page 36

一般而言,埋伏地點的選擇應該落處在游擊隊軍團慣常營地約一天的腳程,因為敵人總是或多或少地會探聽到它的位置。
我們在前面提到,戰役中的火力形式指出了壓迫軍隊的位置;一邊是一字排開狂烈並且快速開火的士兵,通常有極其豐富的大量彈藥;另一邊是游擊隊隊員有方式的、間歇的火力,他們瞭解每一顆子彈的價值,努力地節撙耗費,絕不射出任何一發不必要的子彈。為了節省彈藥而讓敵人脫逃,或者沒有辦法完全使用埋伏,是不合理的,但是在具有決定性的環境中所花費的數量應當預先加以計算,而行動再根據這些考量完成。
彈藥是游擊隊隊員最大的問題。武器總是可以獲得的。而且,那些可以在游擊戰中獲得的都不是耗材,只有彈藥才是被消耗的;另外一般說來,通常都是連武器帶彈藥一起被揀來的,很少或幾乎不是單獨的彈藥而已。每一種奪來的武器都會有其填裝限制,但它們無法對其他人起作用,因為沒有多餘的子彈。節省火力是這型戰事的基本戰術原則。
一位對其角色引以自豪的游擊隊領袖,絕不會對撤軍有所顧忌。這必須準確及快速地實行,為了救援所有傷者和游擊隊的裝備,他的背包、彈藥……等等。反叛軍絕不該對撤退感到意外,他們也不允許自己忽略被包圍的危險。所以,守衛一定要在所有特定地點的道路戍防站哨,防止敵人企圖帶著大軍前來包圍;並且必須有個通訊系統,迅捷地通報敵人包圍反叛軍的消息。
攻擊行動當中,總是有一些未加以武裝的人。他們會收集受傷或死去同伴的槍,一些在戰事裏揀來的或是屬於囚犯的槍;他們得負責看管犯人、搬移傷者以及信息傳遞。除此之外,另要有一兵團好的信使,他們有鋼鐵般的雙腿以及一份可以信賴的責任感,讓他們在最短的時間內送達必要報告。
除了武裝攻擊人員之外,其餘所需的人數不定;但一般的規則是每十人配上兩三個人,包括那些會在戰場上出現、於後防執行必要任務、監看撤退路線、以及先前所提的信使職務的人。
page 37

一旦一場防衛性的戰爭開打,也就是說,當游擊隊軍團竭盡全力在某個點上抵禦來犯部隊闖攔時,行動遂變成一場位置之戰;但在一開始,總是應該有乘其不備的因素。在這個情況下,既然會用到壕溝以及其它容易被農民識破的防衛系統,那麼後者便有其必要放在對於我軍友善的區域。在這類戰役下,政府一般會對地區設路障,沒有逃離的農民必須到游擊隊行動地區外的組織購買基本食糧。這些人是否應該在緊要關頭的時候離開,就如我們現在描述的狀況,會造成一種嚴重的危機,因為他們最終可能會對敵軍作戰情通報。完全隔離的政策,必須在這些例子中奉為游擊軍的戰略圭臬。
戍守行動以及整個防衛機制,應該以一種讓敵人先鋒落入埋伏的方式安排起來。它就像心理因素非常重要,打先鋒的敵軍在每次戰役都必死無疑,於是讓敵軍逐漸意識到這一危險性,最後沒有人會想打頭陣;想當然爾,沒有先鋒的部隊是無法移動的,因為得有人負起這個責任。而且如果這些是有利的,包圍行動也可以實行;或者聲東擊西的戰術,比方說對側翼攻擊;或者可以直接正面阻斷敵人。不管在任何狀況下,容易被敵人挪為側翼攻擊利用的地點都應該設築堡壘。
我們假設現在獲得了比迄今所描述的攻擊行動更多的人員和武器。很明顯地,所有可能的道路路障都匯聚於一個地區,這或許會非常繁多,需要大量的人員編制。為了給予可能位處在敵人身旁的固定壕溝系統最大的安全性,抵抗裝甲車的不同陷阱和攻擊會在此增加。一般而言,在這類戰鬥中,重點是誓死保住這些位置,如果必要的話;同時確保每一位戍守人員的最大生機也是重要的。
戰壕越能庇藏隱秘越好;而且,重要的是給它一個掩護的蓋子,讓迫擊炮火淪至無用武之地。常見的口徑六十點一釐米或是八十五釐米的迫擊炮無法打透當地簡單資材所造出的堅實屋頂。這可以是木頭、泥土、岩塊所打造的基地,再加上一些偽裝的掩飾。窮境時用的逃生出口一定得建,讓防守者可以不那麼危險地立即逃出。
下面的素描,秀出了那些建造在馬埃斯特拉山脈的防禦工事。它們已足以保護我們免於迫擊炮的傷害。
這一輪廓清楚指出,固定的火力線並不存在。火力線是或多或少理論化的東西;它們在特定的緊要關頭被建造,但它們也既是伸縮自如且可滲透的。
真正存在的是一片廣袤的無人之地。但在游擊戰中無人之地的特徵便是它是被一群人民所居住的,而這群人民多少是和其中一邊合作的,雖然壓倒性的大部份會贊同於反叛軍。因為人數的大量,這些人沒辦法整群遷徙到別的地區,也因為這會為試圖提供食物給如此多人的競爭者帶來供應問題。這無人之地被壓迫軍隊的定期侵犯滲透(一般在白晝),游擊隊則是在夜晚。游擊隊在那兒為他們的軍隊找到了一個很重要的維持基地;這應該是用政治性的手段來照理,總是和農民和商人建立最良好的關係。
page 38

在此類型的戰事下,那些不帶武器的人、那些不是直接的攻擊人員的任務,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已經指出在攻擊地點中某些溝通聯絡的特徵;但是聯絡是一種透過整個游擊隊組織的機制。接出到最遠方的指揮總部,或是到最遠的游擊隊隊員的團體的聯絡通訊,應該要以一種訊息是透過當地可得的系統連結起來,讓它最快速地從甲地送到乙地。這在容易防守的地區是有效的,也就是說在有利地形上,但在不利地形上也成立。一支在不利地形上作戰的游擊軍團,將沒有辦法使用現代化的通訊系統,比方說電報、道路……等等,除了某些位處在可以被防守的軍事要塞的無線電。如果這些東西落入了敵軍的手中,更換密碼和頻率是有其必要的,那會是件相當麻煩的事。
這一切,我們是拿發生在我們解放戰爭中的事物來記憶的。有關於敵人活動每日及準確的情報,必須透過通訊聯繫所構成。間諜活動的體系應該被小心地研究,縝密運作,而且人員的挑選得非常仔細不可。一個反間諜所造成的傷害是無窮盡的,但即使不是如此極端的情況,因為錯誤判斷危險所得的誇大訊息的傷害亦非常劇烈。危險被低估也不適當。居住在鄉野的民眾的傾向就是誇張並且過份高估。造成幻覺及許多超自然現象的魔幻心理狀態也會創造出一支力量巨大的軍隊,即使當地根本就沒有部隊或是敵人的兵哨。間諜應該儘可能看起來保持中立,不要被敵人知道他和解放力量有任何聯繫。這個任務並沒有像看起來那樣困難;我們可以在戰爭的行進中找到許多這樣的人物:商人、專業人材,甚至是牧師,都能夠在這類型的任務貢獻出他們的幫助,並且提供定期資訊。
游擊戰的一個最重要特徵,便是反叛軍隊的資訊和敵人所掌握的資訊之間的顯著差異。後者必須在絕對懷有敵意的地區作戰,發現到農民慍怒的沉默,反叛軍卻幾乎在每一間房舍都有朋友,甚至是親戚;而且消息不斷地透過聯絡系統,傳到游擊軍的中央指揮部,或者是當地的游擊隊團部。
當敵人攻下了已經公開支持游擊隊的領地,而所有農民呼應了人民的理想時,嚴重的問題產生了。大多數的農民試圖和人民軍一起逃跑,拋棄了他們的孩子和工作;其他人甚至會攜家帶眷;有些人則徒坐空等。敵人突破游擊隊領地引起的最嚴重問題,是一大群的家庭發現自己陷入一種緊繃狀態,有時甚至是絕望的情境。應該給他們最大的幫助,但是他們必須被警告繼續跟隨著逃亡隊伍的麻煩,那將會遠離他們所習常的地點,進入荒涼冷漠的不毛之地,曝露在經常降臨於這些情況裏的苦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