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切‧格瓦拉::游擊戰法::
關於部落格
  • 102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1.補給

page 42

一個好的補給系統對於游擊隊軍團有著不可或缺的重要性。一群接觸土地的人必須仰賴這土地的產品過活,同時他們必須依靠那些提供補給的人,也就是農民;在艱辛的游擊戰鬥下,尤其是一開始,團體不可能將其精力投注在補給的生產,更甭提那些可能被壓迫軍隊的行動給完全滲透,很容易就被敵軍力量發現並破壞的補給了。第一階段的補給總是停止於內部的。
隨著游擊戰的發展,有其必要安排來自邊界之外的,或是作戰區域之外的補給。剛開始的時候,軍團唯一只能靠農民擁有的物資過活;它有時候可能有機會到商家採買些東西,但絕不可能擁有一條補給線,因為沒有領土來建立它們。補給線和食物的商店是受到游擊戰的發展制約的。
首要的任務,便是獲得地區居民的完全信任;而這份信任,是由於對待他們的正面態度,由幫助和不斷的指導過程,維護他們的利益及懲罰所有企圖透過壓力、勒索農民、搶奪收成的行動贏來的。這條線路,應該同時具有軟硬兼施兩種性質:溫柔的,自發地和所有那些同情革命運動的人合作;對那些攻擊的、煽動異議、或者通敵的人,表現出強硬的態度。
漸漸的,領土開始收復了,然後行動也變得比較舒緩。這時應當發起的基本原則是,回報從朋友手中得到的物資。這些物資可以包括穀物,或是商業活動的器材。很多時刻,物資是捐獻來的,但有些時候,農民的經濟條件卻無法允許如此的捐贈。在某些例子裏,戰事的不得已迫使軍團從商家拿走需要的食物卻沒有付錢,只因為沒有錢可以付。這些狀況下,商家應該被給予債卷,一張約定的紙條,一些可以證明債務的東西,「希望債卷」,就是這樣說的。這個方法最好只使用在得到解放之領土外頭的人民身上,而且要盡其可能地儘速償還所有或者至少部份的債務。當情勢進步到足以維持領土永遠地免於敵軍佔領時,可以設立集體的種植場,讓農民為了游擊軍的裨益耕種。有了這個方式,便可保證適當的永久食物供給。
如果游擊軍的志願人數比武器數目要大得多,而且政治環境不允許這些人進入敵人所掌控的地區的話,反叛軍可以直接把這些人安排到田地工作,收成穀物;這保證了補給,並可以在他們的服務記錄上劃上一筆,未來或許能夠晉陞到攻擊人員的地位。然而比較建議的,是由農民本身來播種他們的穀物;這會使得工作比較有效率,更有熱誠和技藝。待條件更加成熟之際,根據穀物的狀況,便可以安排整個收成的購買,而讓它們保留在田野上,或是藏在倉庫以挪作軍隊之用。
page 43

當代理商也負有支援農民人口的責任時,所有的食物補給會集中在這些代理商的手上,以便在農民之間促進以物易物的貿易制度,而游擊軍則是充作仲介者的身份。
如果條件繼續改善,就可以建立稅賦制度;特別是對於小製造商來說,稅賦應該盡可能地輕,不帶來負擔。特別得注意農民階級和游擊軍之間關係的每分細節,這對那敏感的階級會造成特別的感染力。
在某些情況下,稅金可以用錢,或者以收成的形式來繳付,這能夠增加食物的補給。肉類是一項基本必需品。它的製造和保存必須安全。如果地區不安全的話,農場應該以農民之名而建立,不和軍隊有明顯的瓜葛;他們會盡心盡力投入在雞、蛋類、山羊和豬的生產,一開始由從大地主手中買來或搜刮來的牲畜養起。在擁有大量地產的區域中,通常有大量的家禽。可以宰殺並醃製,肉類能夠保存一段長時間後再食用。
另外得製造獸皮。一個皮革工業,不論多麼簡陋,都可以發展到為鞋子提供皮革的境地,成為戰鬥中基本的附屬物品之一。一般說來,必要的食物如下(地區各有不同):肉類、鹽巴、蔬菜、澱粉,或是穀物。基本的食物總是由農民生產的;可能會是芋頭,古巴的奧利萬省(Oriente)的山區;可能會是玉米,墨西哥山區、中美洲,以及祕魯;馬鈴薯,也在祕魯;在其它地區,例如阿根廷,則是家禽;其它的就是小麥;不管如何,總是要為軍隊提供基本的食物補給,以及允許更好的食物的脂肪種類;也許是動物或是植物的脂肪。
鹽巴是必要的補給之一。當軍隊靠近並且接觸到海洋時,小型的乾燥器應該要迅速地建造起來;這可以保證某些產量,增進庫儲和補充軍隊的能力。得記住,在那些只夠生產少量食物的荒蕪地點,敵人很容易便可以建立包圍,對地區的物流補充作截斷。一般說來,最好是透過農民或是人民的組織,提供對抗如此事件的回應。在戰鬥最難熬的時期,地區的居民手邊應該擁有他們至少能夠存活的最少量食物,雖然極度貧乏。你應該嘗試快速收集不易腐爛的食物──像穀粒、玉米、小麥、稻米等等,一些可以維持相當長時間的東西;還有麵粉、鹽巴、糖,以及所有種類的罐頭物品;此外,必要的種子也應該播種。
page 44

地區上軍隊所有的食物問題終會解決,但是仍需要大量的其它產品:鞋子的皮革,如果還沒辦法創造一個支援當地的工業的話;布料以及所有衣物需要的項目;紙張、報紙所用的印刷機或油印機、墨水、以及其它不同的工具。換句話說,對於外界物資的需求會使得游擊隊軍團組織化,而組織也會變得更複雜。為了適切滿足這些需求,組織化的補給線有其完美發揮功能的必要。這些組織,基本上由友善的農民組成。他們應該有兩個極點,一在游擊隊的地區,另一則在城市。自游擊隊的地區往外延伸,補給線會穿透整片領土,允許物資的流送。漸漸地,農民對於危險習以為常(在小團體中,他們所能夠表現的,真是不可思議),可以在指定的地點組裝這些貨物,而不執行太極端的任務。這些行動可以在晚上進行,利用騾子或是其它類似的搬運動物,或者用卡車,端視地區而定。所以,一條非常棒的補給線便出現了。此類的補給線是給那些靠近作戰地點的區域用的。
另外,也要組織一條從遠方區域拉過來的補給線。這些組織必須生產購買時所需的金錢,以及一些在小城鎮或鄉下無法製造的工具。組織的供養直接接受來自同情戰鬥的民眾捐贈,這時便要交換給他們秘密的「債卷」。對於負責這一運作的人員嚴格控管是重要的。由於這份責任所需的不可或缺的道德需求,一旦有任何閃失,嚴重的後果將隨踵而至。購買的行為可以使用現金,或者當游擊軍已經離開它的作戰基地,準備進入新的地區時,便可用「希望債卷」。在這些情況下,我們沒有辦法避免從商家手中拿走商品;他必須相信游擊軍良好的信用和能力,不會賴帳。
對於所有路經鄉村的補給線來說,還得有一連串的民房、終點站或是中間站,那麼補給就可以在白天藏起來,等待晚上繼續移動。這些民房應該只能由那些直接負責食物補給的人知曉。盡可能越少居民知道這運輸過程越好,而且他們得是組織最能夠信賴的人員。
騾子是這些任務中最好用的動物之一。不可思議般地抵抗疲憊,以及牠在最多山丘行走的能力,騾子可以多日馱負超過一百公斤的東西。牠對於食物簡單的需求,也讓牠成為一種理想的運輸工具。應該提供這些騾子蹄鐵;駕騾人應該了解他們的動物,並且細心地照料牠們。這麼便可擁有一支功用強大、正規的四足軍隊。話說如此,雖然動物的力量和牠在最艱難日子中有著絲毫不多抱怨的忍受能力,但還是會出現些必須在固定的基地上使用貨車運送的困難。為了避免這個必要,應該有一個隊伍負責為這群動物偽造走過的足跡。如果所有的條件都滿足了,如果適當的組織創造出來了,如果反叛軍和農民維持了必要的良好關係,便可以為整團軍隊保證一個有效又長久的補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