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格瓦拉::游擊戰法::

關於部落格
  • 102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4.醫藥問題

一旦創造小型戰爭工業的階段開始,女人亦可以在這貢獻一份力量,特別是制服的縫製,拉丁美洲女人傳統的職業。藉著一台簡單的縫紉機和一些花樣,她可以表現的不可思議。女人可以參與所有的人民組織。她們可以完美地取代男人,甚至是扛起武器,雖然這是游擊戰生命中少見的意外。


為了避免任何傷害軍隊士氣的不當行為,給予男人和女人適當的灌輸是很重要的;但是未婚的和相愛的個人應該被允許在席爾拉(Sierra)成婚,可以在服從簡單的游擊隊要求後,以丈夫和妻子的形式生活。


☆4.醫藥問題


游擊隊隊員所面對的嚴肅問題之一,便是他曝露在生命的意外下,尤其是游擊戰中常見的受傷和疾病。醫生在游擊軍團裏發揮著非常重要的功能,不光是人命的救治,很多時候手邊不足的器材會使得他的科學知識無法奏效;還有在道德上增強病人的任務,使得他感受到有個盡全力減輕他的痛苦的人正陪著他。他給了傷者或病患一種知道某人侍服在旁的安全感,直到他被治癒或是渡過險境。


醫院的組織主要取決於游擊隊軍團的發展階段。有三種基本的醫院組織類型,分別對應於不同的時期。


page 50


che在發展之中,我們有個首先的、游牧式的階段。在此時醫生,如果有醫生的話,馬不停蹄地和他的同伴行遍各地,醫生就只是另外一個人;他大概需要執行游擊隊隊員所有的其它功能,包括戰鬥,有時候還得蒙受病人醫治的束手無策和沮喪,特別是當救治生命的器材缺乏時。這大概是醫生對軍隊擁有最大影響力,對他們的士氣有最大的重要性的時期了。在游擊軍團發展的這個階段下,醫生完全扮演著牧師的角色,以他不足的器材來安慰同伴。對於一個遭受痛楚的人而言,一片簡單的阿斯匹靈的價值是無可言喻的,特別這是來自一雙冀望能把痛苦有系統地肩攬至己身的友善之手。所以,第一個階段的醫生,應該是個完全認同革命理念的人,因為他的話語對軍隊要比任何其他人所說出的更有影響。


在游擊戰的正常路線中,另一個階段是「半游牧的」。這時會有紮營,時常是由游擊軍團發起的;完全可以信賴的友善民房,能夠儲存物品甚至是傷者的安養;軍隊開始有定居下來的傾向。在這個階段,醫生的任務就比較不難熬了;他或許會在背包裏擁有緊急的手術器材,以及在友好的民房中擁有其它更完整的手術裝備。也可以讓願意奉獻的農民來照顧病患和傷者。他亦能夠倚賴儲存在便利地點的大量藥物;這些藥物應該視他所處的環境而定,盡可能分門別類。同樣在這半游牧的階段中,如果軍團掌握了幾處敵人絕對無法攻堅的地點的話,可以在此建造復病患和傷者的醫院。


第三個階段,當有了敵人無法攻堅的地區時,真正的醫院組織就可以建立起來。以最先進的形式,它可以包含三種不同類型的中心。在攻擊範疇裏,應該有個醫生,軍隊中最受愛戴的攻擊人員,戰役的人,他的知識並不需要太過專精。我之所這樣說,是因為他的任務基本上是給予病患或傷者信心,或是為他們包紮,特別當真正的醫護工作是在於更安全的醫院裏治療的。一位好的外科醫生不應該犧牲在前線戰火上。


當有人員在前線倒下時,擔架夫,如果游擊軍團組織有的話,會把他帶到第一個哨站;如果沒有的話,他的同伴們就要肩起這個責任。惡劣區域內傷者的遷移是所有任務中最麻煩的一種,也是士兵生命中最痛苦的經驗。或許傷者比所有人都要來得面帶憂色,因為他的苦難,他在軍隊中的犧牲精神,會比受傷這件事更要難熬。可以根據地形的特徵,透過不同的方式作遷移行動。在游擊戰典型的惡劣和多山林的地區中,有派出一列隊伍的必要。最好的系統是使用一根長的桿子,讓病人躺在垂掛下來的吊床當中。


人員輪替著挑負重量,一前一後。他們應該經常和另外兩個同伴交換,因為他們的肩膀會嚴重疲累,個人也因這沉重的負擔而逐漸磨損。


當受傷的士兵已經通過這首先的醫院,他接著被告知第二個中心將為他所作的治療,會有外科醫生或是專門的醫師,取決於軍隊的可能性。在這兒,可以為救治性命或幫助病人脫離險境執行更精密的手術。


page 51


che81.1.jpg在那之後,第三個階段,有著最舒適設備的醫院建立起來了,直接研究受到影響之地區居民的疾病和徵兆。這些第三團體的醫院,呼應著安定的生活,並不只是復建中心或是手術室,更是服務人民的組織,有衛生學家在此發揮指導的功能。允許適當的個人使用的藥房也應該設立起來。如果人民組織的補給能力允許的話,這第三團體的醫院甚至可以有一系列的實驗室和X光設備提供醫療診斷。


其他有用的個人都是醫生的助手。他們一般是有職業和有知識的青年人,擁有相當強健的體魄;他們不背武器,有時是因為他們的職業便是醫藥,但經常是因為武器不足,無法分發給每一個人。這些助手得負責大部份藥品的搬運,利用多餘的擔架或吊床,如果環境允許的話。他們必須照顧戰事中的傷者。


必要的藥品應該透過存在於敵人領土的衛生組織的接觸獲得。有時候,可以從像國際紅十字會的單位,但不應該太期望這個可能性,特別是在戰鬥初期。有其必要組織一個允許必需藥品的快速輸送流程以防危險,而它能夠逐漸地供應醫院所需的一切補給,軍民皆然。另外,應該還要接觸那些住在周遭區域,願意幫助傷者的醫生,特別是當游擊軍團的設備不足時。

這戰事類型所需的醫生也有不同的特徵。攻擊人員的醫生,隊員的同伴,是第一階段的類型;他的功能隨著游擊隊的行動發展,建構起一系列接連的組織。對於這類型的軍隊,一般的外科醫生是最好的加入夥伴。如果有麻醉師的話,那更好;雖然幾乎所有的手術都不是使用麻醉氣體,而是使用比較容易保管和取得的「largactil」和戊妥鈉。除了一般外科醫生外,骨科專家也很有用處,因為骨折常常會因地形而意外發生;通常是由於子彈在手腳之處所造成的傷害。診所主要是服務農民,一般說來,游擊隊的病症也一樣會發生在任何人身上。最困難的課題是對於那些營養不良的人的治療。


在更進步的階段中,如果有好醫院的話,甚至會有實驗室的專員以及完善的設備。只要需要的話,可以對所有專業的人才作呼求;許多人很有可能回應並且願意伸出援手。所有階層的專業都是需要的;外科醫生非常有用,牙醫亦然。建議給牙醫一套簡單的設備和鑽牙機;有了這些器材,他們實際上可以作任何的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