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格瓦拉::游擊戰法::

關於部落格
  • 102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古巴情勢的分析,其現狀與未來_1

對於這個國家的寄生階級而言,第一個警訊出現在租稅的法律,電費的減價,一切租費都遽速調降,接著是政府對電話公司的干預。那些認為造成這場革命的卡斯楚和其他人是老式政客,認為他們不過是長著滿臉絡腮鬍的傻子的人,現在開始懷疑起古巴人民胸襟中更深處的情懷,害怕他們的特權受侵害。「共產主義」的字眼開始煙霧滿佈地瀰漫在領導人和勝利的游擊隊隊員的形像中;必然地,作為辯證的相反的「反共產主義」,開始成為那些對其不正義之特權的損失感到憤怒的人的核心。

空地和分期付款的法律,更在放高利的資本家中加深了這份不快的感受。但這些不過是反動者的小混戰罷了;一切都還是可能的以及完好的。「這瘋狂的傢伙」,卡斯楚,能夠聽取杜伯依(Dubois)或是波特(Porter)的意見,被指引到好的路上,一條好的「民主」道路上。我們對未來要保有希望。

土地改革的法律走來一路顛簸。大部份那些已經受傷害的人現在看的最清楚。最先的人就是巴奎洛(Gaston Baquero),反動之聲;他正確地解讀出即將發生的事,並隱退到西班牙獨裁政權下養老。仍然有一些認為「法律就是法律」的人,認為其它的政府已經頒布這些法律,理論上就是設計用來幫助人民的。不過,實踐這些法律則又另外是一碼子事。那既性急又複雜的、熟悉縮寫 INRA 的孩童,一開始就在象牙塔內遇到壞脾氣的和動人的元老政治,在那些未開化和愚蠢的游擊隊隊員的心智中,瀰漫著社會教條和許多的公共財務理論。但是 INRA 像火車頭或坦克一樣地往前邁進,只因為同時它也是火車頭和坦克,瓦解了大房地產的城牆,在土地擁有權中創造了新的社會關係。這古巴的土地改革運動,為美洲展示了許多不同的重要特徵。某種程度上,它是反封建的,它消滅了古巴式的莊園制度,廢除了一切要求以穀物作為田租的契約,並且根絕了存在於咖啡和菸草產業的奴隸關係,兩種我們農業的大宗。但這也是個對於資本家環境的土地改革,欲摧毀壟斷資本加諸人類上的壓力,幫助他們光榮地經營他們的土地,無庸恐懼債主和主人而得以製造生產。這是第一個確保農民和農業工人的時刻,給予他們土地,從能幹的人員手中學得科技上的支援;機器裝置;透過 INRA 或是類同於國家的銀行,所提供的財務幫助;以及來自已經在奧利萬(Oriente)發展健全的「人民商店協會」的大援助,和其它省分的發展中過程。國家的商店,取代過去的高利貸,提供了公正的借貸,以及為收成付出正當的代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