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格瓦拉::游擊戰法::

關於部落格
  • 102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古巴情勢的分析,其現狀與未來_5

另外一種侵犯的可能性,如果這經濟上的變形加入了某些傀儡政權的干涉,例如多明尼加共和國,那就變得有點噁心;但無疑地,美國一定會干預,即使沒有甚麼具體的理由。


附帶一提,美國組織所採的新路線開了一個危險的干預先例。在圖傑洛(Trujillo)的藉口背後,壟斷企業利用侵略的手段自慰。很令人傷心的,委內瑞拉的民主已經把我們推到一個不一樣的立場,迫使我們必須反對一個加在圖傑洛身上的干預行動。看看這些海盜對我們幹了甚麼好事!


其中新的侵略行動之一,便是實質上透過攻擊的方法消滅古板的「瘋狂的傢伙」,費德勒.卡斯楚,一個現在已經成為壟斷企業財富的焦點的人。自然而然,必須得好好安排這個方法,也順便消滅其他兩個危險的「國際代理人」,勞爾.卡斯楚(Raul Castro)和筆者本身。這個解答很吸引人;如果同時對這三人,或者至少對於帶頭首腦的攻擊成功了,對反動派而言,那會是個從天而降的恩賜。(先生,但不要忘記人民。壟斷者和代理商啊,全能的人民對如此的罪行是這樣氣憤填膺,他們會征服和驅逐所有直接的或間接的與攻擊革命領袖有關的人;想壓制他們是不可能的。)


page 70


che81.1.jpg為了強迫古巴在共產主義國家中購買武器,另一個瓜地馬拉變形的手段便是對武器供應商施壓,然後把這當作一個機會,放任另一場恥辱的淫雨。這就是結果。「或許」,我們政府中有人這樣說,「他們會當我們是共產黨而攻擊我們,但他們不會因為我們是低能兒而消滅我們。」


所以看起來壟斷企業的直接侵略行動好像都是必要的;許多不同的形式一再地改變,一再地洗牌,並在 IBM 的機器上一再地計算,一再地研究。就在當下,我們發現到西班牙的例子可以拿來使用。在西班牙的例子,透過志願者的幫助,當然是一群唯利是圖的志願者,或者只是外來政權的軍隊的幫助,流亡者一開始就成功地為攻擊找到了藉口,他們有海軍和空軍的良好接應,我們不得不這樣說,非常精良的接應。也可以像多明尼加共和國一樣,直接透過侵略的手段,讓一些它的子民,我們的同胞,以及許多的傭兵死在這些海灘上,只不過是為了發起一場戰爭;這可以讓純粹意圖的壟斷者找到藉口說,他們並不想干涉這場兄弟之間的「不幸」鬥爭;他們只會在現存的條件下,限制、禁止、以及凍結這戰爭,藉著巡洋艦、主力艦、驅逐艦、航空母艦、潛水艇、掃雷艇、魚雷艇和飛機,警戒這部份的美洲空權和海權。當這些熱心的大陸和平的守護者不允許任何一條船載運貨物朝往古巴之時,有一些,許多,或者是所有開往圖傑洛不快樂的國家的船,竟然可以逃過森嚴如鐵的監視。他們也會透過一些「值得尊敬」的跨美洲組織以干預,勒死「共產主義」在我們的島上流傳的「愚蠢的戰爭」;或者說,如果這「值得尊敬」的美洲組織的機制沒辦法起效用,為了維持和平以及保全所有國家的利益,他們就會以國際組織的名義,直接進入干預,就像在高麗那樣。


或許侵略行動的第一步不是針對我們,而是針對委內瑞拉的憲法政府,為了鏟除我們在這塊大陸上最後的一個支持據點。如果這情況發生了,很可能對抗殖民主義的鬥爭中心,便會從古巴轉移到偉大的玻利伐(Bolivar)的國家。委內瑞拉的人民會站起來保衛其自由,燒滾其澎湃熱血,因為他們知道他們正在打一場決定性的戰役,一旦失敗,就得陷入最黑暗的暴政,而勝利背後,則是光輝的美洲未來。一連串的人民鬥爭,可以打亂壟斷企業墓地的和平,一座拿我們被壓迫的姐妹共和國所蓋的墓地。


許多的理由都不利於敵人的勝利,但這基本上有兩點可作說明。第一點是外部的:這是一九六零年,終究該聆聽到數百萬人心聲的一年,一群沒有福氣接受償付和死亡的擁有者領導的人的一年。另外的一點,而這一點甚至更具說服力,為了保護它的領土和它的革命,一支擁有六百萬古巴人的軍隊將會舉起武器,眾人皆然。古巴會成為一方戰場,而軍隊不過就是手中握有武器的人民的一部份。在前線戰事的破壞之後,數以百計接受瞬息萬變的命令以及單一指揮中心的游擊隊軍團,將會於全國各地奮勇戰事。在城市裏,工人會死在他們的工廠內或是工作中心,而在鄉野裏,農民會願意死在每一棵棕梠樹下,每一畝機械化耕作,每一畝革命所賜予他們的田溝之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