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切‧格瓦拉::游擊戰法::
關於部落格
  • 102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古巴情勢的分析,其現狀與未來_6

山區是組織化的人民武裝先鋒,是反叛軍的最後一道防線;但是在每間房舍、每條道路、每座森林,每一吋的國家領土上,戰鬥是由偉大的後衛軍隊所打的,也就是訓練有素的以及依照我們所描述的方式而武裝的整體人民。


既然我們的步兵部隊不會有重型的武器,他們會集中心力在反坦克和反空中武力的防衛上。非常大量的地雷,火箭炮或反坦克手榴彈,有絕佳機動力的防空加農炮,以及迫擊炮,會是唯一帶有強大威力的武器。即使他的裝備是自動武器,經驗老到的步兵仍會記得彈藥的價值。他會愛惜地看護它。即使在不安全的狀況下,用來填裝砲彈的特殊裝置,都仍得配置上一個士兵,維持彈藥的存量。


在此類型入侵行動的一開始,空軍大概會損失慘重。我們是根據我們的計算,假設面對的是第一流的外國武力,或是一些其它力量的傭兵團,不論公開地或是偷偷摸摸地。國家的空軍,如我之前說的,會被摧毀,或者是幾乎被摧毀;只有偵察機或是聯絡的飛機能夠倖存,特別是沒有甚麼大功用的直升機。


page 72


che海軍也為了這機動的策略因而組織起來;小型的艦艇,既有最大的機動性,也同時是敵人最難以瞄準的標靶。在這個情況下,敵軍的一切精力都投注在尋找他的攻擊目標上。換句話說,他會尋找一個大型的膠質團塊,不運動的、難以貫穿的目標,隨時撤退而不作正面撂鋒,雖然這會在每個方向引起傷害。


雖然在前線的戰役中被擊敗,但想吞下有繼續抗戰的決心的人民軍隊仍是不容易的。兩股偉大的人民群眾結合起來:農民和工人。農民已經在阻止比那爾德利奧(Pinar del Rio)的盜賊中,表現了他們的效用。原則上,這些農民是在自己的區域上接受訓練;但軍團的司令官和高級的軍官則會在我們的軍事基地受訓,就像我們現在進行的。在那兒,他們會被分派到全國三十個新地理區的土地發展區域。這會多組成三十個農民鬥爭的中心,委付防衛他們土地、他們的社會戰利品、他們的新房屋、他們的運河、他們的水壩、他們結為果實的收成、他們的自立的責任,一言以蔽之,他們生活的權利。


在一開始,他們也會反對對任何敵人的行動作強硬抵抗,可是如果這對他們顯得太過份了,他們會化整為零;在白天,每個農夫是一位和平的耕種者,在夜晚,便成了一個駭人聽聞的游擊隊戰士,敵軍宛如芒刺在背。同樣類似的況也發生在工人間;他們之中最優秀的人才,也會挑選出來加以訓練,以期作為他們同伴的領導人,教導他們防衛的原則。然而,每一個社會階級都有不同的任務。農民打的是一場典型的游擊隊隊員的戰鬥;他應該學習成為一位神槍手,利用所有地面上的不利狀況,甚至可以不用露出他的面目,便此消失不見。另一方面,工人擁有身處在現代城市的優勢,這可以作為大型的和有效的堡壘;但同時,他們的缺乏機動性也是個缺點。工人首先要學習如何用手邊能得的車輛、家具,或者是器皿以堵住街道;藉著內部城牆間的洞隙作通訊,使用每一個巷道;使用那可怕的防衛武器,「摩洛托夫雞尾酒」;而且透過現代城市房舍提供的無窮盡的逃出口,調整他的炮火。


從有國家警察協助的工人群眾,以及被付委防衛城市責任的武裝力量身上,形成了一個有威力的軍隊要塞;但是它必須能夠抵抗劇烈的攻擊。這些條件下的城市鬥爭,沒辦法達到鄉野鬥爭的敏捷性和彈性;在這人民的鬥爭中,許多人會倒下,包括很多的領導人物。一旦人們知道坦克的弱點,並且不再害怕時,敵人駕駛的坦克就沒用了;但是在那之前,坦克所傷的人員數目已足夠平衡它的損失。


page 73


che這兒還有其它的組織有關於工人和農民:首先,學生的義勇軍,包括了學生青年的精英,會接受反叛軍的指導和協調;一般的青年組織,也會以同樣的方式參與其中;女性組織,透過她們的存在能為軍隊提供一份極大的鼓勵,也可以在鬥爭中為她們的同伴們作一些附屬的任務,比方說煮飯、照顧傷患、給那些將死去的人一份最後的慰藉、熨燙衣物,簡單地說,告訴她們握著武器的同伴們,她們絕不會在革命的艱難時刻之際缺席。這一切,都是藉著耐心和細心的教育,透過大規模的群眾組織所成就,一份從自我經驗獲得的知識中開啟和驗證的教育;它應該是專注在革命現實的理解和真正的詮釋。

不論革命的領導人因為何種緣故出席在任何的場合,革命法應該在每個會議、每個大會之中被討論、解釋、研究。並且領導人的談話,特別在我們的例子中毫無異議的領袖,應該不斷地被研讀、評論以及研究。人民應該集聚起來聆聽收音機,或者有更先進的設備,透過電視觀看這些由我們的總理所談的莊嚴的人民教誨。


人民在政治上的參與,也就是指,人民將他們欲望的表達轉變成法律、命令和決議案,應該是不斷進行的。監視任何不利於革命的政見也應該持續;而且,如果可能的話,對革命群眾紀律的警戒,應該比對非革命份子或者是異議人士的警戒要來得嚴格。為了避免革命走上危險的投機主義的路子,任何情節重大、違反道德或禮儀的革命份子都應該處決,只因為他是革命份子。他先前服務的記錄,或許可以作為斟酌減輕量刑的條件,但是行動本身總是必須要受處罰。


尊敬工作的態度,不論是集體工作或是多頭分工合作,都應該深植在每個人心中。志願建造道路、橋樑、船塢、水壩和學校的軍旅,應該有一份強烈的驅使感;這些在群眾之中編織統一的人,藉著工作,表現了他們對革命的愛。


一支以如此方式連結到人民,感受到接近農民和工人的親密,知道所有戰役中特殊的技巧,並且對最壞的偶發事件保有心理準備的軍隊,是無敵的;而當它將我們不死的卡密洛的正義形象,融合到軍隊和公民的肉體上時,它甚至是無人能匹敵:「軍隊就是穿上制服的人民。」所以根據這些理由,雖然有著壟斷企業壓迫古巴的「壞例子」的必要性,我們的未來仍舊會更加地光明燦爛。


page 74



註六:一架飛機在古巴的領土上,被它自己炸彈的爆炸所毀。它衝進了一間房屋,美國籍的駕駛員死亡。他身旁帶的圖表顯示,飛機是由佛羅里達州的田野起飛的。美國政府後來為此道歉。


註七:一九六零年三月四日,一艘比利時的船,載滿了運給古巴武裝軍隊的彈藥,在哈瓦那港爆炸,死了大約一百人。爆炸的原因至今仍然未明。


☆後記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