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格瓦拉::游擊戰法::

關於部落格
  • 102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游擊戰法:一種方法[1963]_01

這一篇文章會表達我們對游擊戰與其正確運用的觀點。尤其我們必須在一開始就強調,這一鬥爭的形式,是達到終點的一個手段。而那一終點,在任何革命之中都是必要且不可避免的,就是政治力量的斬獲。所以談到美洲不同國家特定情勢的分析,為了獲得那一終點,在有限的鬥爭方法下,我們必須使用游擊戰的概念。


問題幾乎馬上就像蒸氣一樣裊裊地冒了出來:在所有的拉丁美洲地區,游擊戰是斬獲大權的唯一方程式嗎?或者簡單地說,它會成為許多已經使用在這場鬥爭的方法之一嗎?最後我們會問:古巴的例子可以應用在現今的大陸情勢上嗎?於這場論戰之中,那些想採行游擊戰的人們被批判忘了群眾鬥爭,被告知游擊戰和群眾鬥爭是相互矛盾的。我們拒絕這個暗示,因為游擊戰本身就是一場人民的戰爭;沒有人民的支援卻想實現這類型的戰爭,會是一個不可避免的災難前兆。游擊隊是人民的攻擊先鋒,位處在某個特定的區域地點上,全付武裝,並且願意為所有可能的戰略終點發起一連串英勇的行動──大權的奪掌。游擊隊是得到各地的以及整個領土上的農民和工人群眾支持的。一旦缺乏這種種前提,游擊戰是不可能實現的。


吾輩認為古巴革命對於美洲革命運動有三項基本貢獻。首先,人民的力量可以打贏軍隊。第二,不需要坐等利於革命的時機到來;暴動本身可以創造時機。第三,在低度開發的美洲,山林草野是武裝戰鬥的基本戰場(《游擊戰法》)


page 76


che這些是有助於美洲革命鬥爭發展的貢獻,而它們能夠被應用到我們發展游擊戰法的大陸上任何國家。


哈瓦那第二宣言指出,


在我們的國家,兩種環境結合了起來:低度開發的工業,以及具有封建式特徵的農業體系。那就是之所以不論都市工人的生活條件有多麼艱困,鄉村人口的生活條件都會更受到恐怖的壓迫與剝削。但是,透過一些很少的例外,它也組成了絕對多數的人,有時候甚至超過百分之七十的拉丁美洲人口。


暫且不把那些經常住在城市裏的大地主算計在內,這廣大群眾在農場上像奴役一樣工作,賺取少得可憐的薪資維持生計。要不然他們就是在剝削的條件底下耕作土地,與中古時代的狀況毫無二致。這樣的環境在拉美決定了窮苦的都市人口會是革命強大的蟄伏力量。


軍隊都是依傳統戰事的習慣來設置和裝備的。他們是剝削階級之勢力得以維持下去的一支武力。當他們面對的是一場農民根據在家中地形所打的非正規戰役時,他們變成完全缺乏威力,奄奄一息;為了擊倒一位革命戰士,他們要有十人躺下。當他們被一支隱形和無敵的軍隊困堵時,士氣的低落迅速傳染每一個人,讓他們沒有機會展示他們軍事學院所教的戰術,沒有辦法壓迫城市的工人和學生,當然,以及他們如此吹捧的誇耀花招。


小型戰鬥單位剛開始的鬥爭,是不斷地得到新武力的滋養因而成長茁壯的;群眾運動開始大膽了起來,老舊的命令一寸寸地被撕裂成千百塊碎片,而這正是當勞動階級和都市群眾決定投入戰事之際。


從戰鬥的一開始,是甚麼讓那些單位變得如此無人能敵,絲毫不懼他們敵人的數目、力量,以及資源?答案是人民的支持,而他們可以倚賴這樣一個持續擴張成長的群眾支持。


但由於刻意的被孤立和被隔離,農民是一個需要勞動階級的革命和政治領導人的階級,一個需要革命知識份子的階級。缺少了這些,它沒辦法單獨地發起鬥爭,沒辦法達到勝利。


在現存的拉美歷史條件下,國家的資產階級無法再帶領反封建、反帝國主義的鬥爭。經驗在我們的國家告訴我們,這個階級──甚至是當它的利益和美國佬的帝國主義相衝突時──已經沒有能力挑戰帝國主義,他們被社會革命的恐懼癱瘓了,被受到剝削的群眾的怒吼嚇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