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格瓦拉::游擊戰法::

關於部落格
  • 102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游擊戰法:一種方法[1963]_03

當然,任務不可能是輕鬆的,它也不可能免除重大的危險。在武裝鬥爭的發展中,革命的未來有兩個極度危險的時刻。第一個發生在準備的時期,而處理它的方式會賦予鬥爭決定性的步驟,並且澄清人民軍的意圖。當資產階級國家逼近到人民的位置時,顯而易見我們得發起一個對抗佔據這點、精良的、作出攻擊之敵人的防衛過程。如果基本的主客觀條件都成熟了,戍守防守的行動必須武裝,不讓人民的軍隊單純接收敵人的炮火。也不應該讓武裝過後的防衛陣營,轉變成逃難者的庇護所。


游擊戰法或許會在某個特定的點採行一個防衛的運動,它會在本身中擴大攻擊的能力,而且必須不停發展。這個能力,隨著時間的流逝,便是決定人民軍隊的催化劑特徵。也就是說,游擊戰不是被動的自我防衛;它是加上攻擊的防衛。而一旦當我們辨視出它的那時刻起,它就有了最後的目標,政治力量的獲取。


page 80


che這個時刻很重要。在社會的過程之中,暴力與非暴力間的差別,不能僅靠往來的子彈所測量的;更應該這麼說,它倚賴具體的和往復波動的現勢。我們還必須能夠看到人民軍隊的正確時機,意識到它們的相對弱點和策略性的力量,必須比敵人更早搶得先機,讓情勢不會變得更壞。寡頭獨裁政權和人民壓力之間的平衡狀態必須被改變。獨裁政權試著不訴諸武力。於是我們就得強迫獨裁政權訴諸暴力,揭開它作為反動社會階級的獨裁政權的真正面目。這事件會加深鬥爭到這樣的一個讓人沒有退路程度。人民軍隊的演出,端視強迫獨裁政權下決定的任務──撤退或是發動鬥爭──,於是開啟一個長程的武裝行動時期。


有技巧地避免下一個危險的時刻,取決於人民軍隊漸漸茁壯強大的力量。馬克思總是建議,革命的過程一旦開始,無產階級的炮火就會一再地不停攻擊。一場不繼續擴展的革命,就是一場倒退的革命。疲勞的戰士開始失去信心;而當這個時候,資產階級的某些策略就會結成果實──比方說,大選的舉行讓政府搖身一變為另一個風度翩翩的紳士,帶著甜美的聲音和天使般的笑臉,而不是易怒的暴君,或是被反動份子的策略牽著走,不論是直接的或間接地被進步的力量所帶動。還有其它的狀況,但是分析這些戰術的策略並不是我們的本意。


讓我們強調先前所提到的軍隊策略。軍隊對民主的貢獻是甚麼?如果他們只是反動階級和帝國主義的壟斷企業掌控下的工具,並且如果他們只渴望維持他們特權的話,作為一個因為他們手中所拿的武器而登上這階級的人,還能夠從他們身上要求甚麼樣的忠貞?


正當壓迫者的窮途末路之際,軍隊的建制圖謀推翻一個實際上已經被打敗的獨裁者,我們可以說,他們如此作為,是因為獨裁者沒有能力保全他們的階級特權而不使用極度的暴力,一個一般說來並不符合當下寡頭政治利益的方式。


這段話並沒有否認軍人作為個別鬥士的貢獻的意思,雖然他們一度背離他們所應服務的社會,而事實上現在也是在反抗它。他們應該一致於他們所接受的革命陣線的鬥士角色,而不是階級地位的代表。


很久以前,恩格斯在《法國的內戰》第三版的前言中寫道,


每次革命之後,工人都武裝起來;由於這一原因,工人的繳械對位居國家樞機
的資產階級而言,是最首要的誡律。所以,在每次由工人贏得的革命之後,一
場新的鬥爭也隨著工人的勝利結束。
(列寧引述於《國家與革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