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格瓦拉::游擊戰法::

關於部落格
  • 102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游擊戰法:一種方法[1963]_05

正常說來,革命的發展會以反比的比例製造出高潮與低潮。相對於革命的高潮,呼應著反革命的低潮,反之亦然,就如同革命冷卻的契機時,反革命佔有優勢。在那些時刻當中,人民軍隊的處境是不一樣的;他們應該求助於最佳的防衛方法,以期將傷害降到最低。用整個大陸的角度來看,敵人極度具有威力。因為這個理由,本地的資產階級的相對弱點,就不能夠透過狹隘的決策觀點作分析。最終地,一個人也不可能預見到這群寡頭和握有武器的人民的結盟。


古巴的革命敲響了喪鐘。力量的兩極化會成形:一邊是剝削者,另一邊是被剝削者。而小資產階級則根據其利益和他們所擅長的政治技巧,再決定倒向哪一方。所以,保持中立會是例外的。這就是革命戰爭的面貌。


讓我們想想游擊隊的中堅如何發起行動。核心人物加上一些相對比較少的成員,配合著反攻擊或者只是度過難關的意圖,選擇了幾個有利於游擊戰事的地點,在那裏,他們就可以開始行動。然而,接下來則必須是很清楚的:在一開始當他們和人民建立關係,以及構築未來基地的堡壘的時候,游擊隊的相對弱點是他們於地形以及周遭環境的熟悉之中所應該努力改善的。


為了求生存,一支剛開始不久的游擊軍隊必須依循三個條件:不斷的機動性、不斷的警戒、不斷的猜疑。要沒有適當使用這三個軍事戰術條件,游擊隊會難於存活下去。在這個時刻,我們必須記住游擊隊隊員的英雄主義,包括了預定目標的規模,以及他必須作出的無數的犧牲。這些犧牲不是浪費在平日的攻擊,或是與敵人面對面的交戰之中;更有可能的,他們會採納一些更細微和更困難的形式,讓游擊隊隊員在心理上以及生理上有所建設。


page 84


che或許游擊隊會受到敵人嚴厲的懲罰,有時候,被擒的俘擄還得接受殘忍的酷刑伺候。他們會被像待捕的獵物在他們選擇作戰的區域裏被追殺;敵人沿著足跡一路覓來的焦慮,如影隨形地環繞在旁。他們必須猜疑每個人,因為在某些情況下,受到脅迫的農民會把他們交給壓迫軍隊,以求個人自保。他們唯一的選項,不是生就是死;有時候,死亡是個浮現千百次的概念,而勝利不過是個革命份子夢寐以求的神話罷了。


這是一種游擊隊的英雄主義。這就是為甚麼大家說步行是一種戰鬥的形式,而在特定時刻避免攻擊也是另一種形式。在特定地點面對著敵人總體的優勢,為了保全使得力量相互關係不平衡的好處,不論是有能力比敵人集結更多的軍隊,或是完全善用地形,必須立刻在當下透過相對優勢的獲取,找到一種戰術的形式。在這些條件下,戰術性的勝利便可確定;如果相對的優勢並不明顯,最好不要行動。只要游擊隊還處在一個決定「如何打」以及「何時打」的位置,任何一場無法以勝利作收的攻擊,就應該不要行動。


在大型政治軍事行動的、他們參與其中的架構中,游擊隊會成長,會達成結盟。所以,他們會繼續形成基地,因為它們對游擊隊的成功扮演了關鍵的角色。這些基地,是敵人非得耗費大量的損失才能進入的地點;它們是革命的堡壘,為游擊隊更大膽的和更遠方的突襲行動提供了蔽護所和出發點。


如果戰術和政治的特質都已經被克服的話,就可以進入到這一點。游擊隊不可以忘卻他們作為人民先鋒的功能──他們的託付──,而它們也必須為奠基在群眾所支持的革命力量政府創造出必要的政治條件。某個程度上,農民的渴望或是命令都必須被滿足,並且在環境的允許下,為全體人民帶來具有決定性的擁護和團結。


如果軍事的情勢在一開始就變得很艱辛,政治的情勢就得非常謹慎應付;如果一個軍事上的錯誤能夠消滅游擊隊的話,政治上的錯誤亦可以長期地抑制它的發展。鬥爭是既政治又軍事的,它必須被如此發展和理解。


在游擊隊發展的過程中,戰鬥的行動能力會達到一個時機,也就是有太多的人員集中在太過密集的區域。於是就開始蜂巢的遷徙行動,其中之一的司令官,一位著名的游擊隊隊員,跳到另一個區域,並且重覆游擊戰戰法的發展鍊。僅管如此,他還是聽從中央的命令。


有其非常必要得指出,一個人無法缺乏人民軍隊而妄想勝利。游擊軍隊可以被擴展到某個程度;人民的軍隊,在城市和其它的區域中,可以施予敵人的損傷;但是反動份子的軍事潛能仍然保持完整。必須謹記在心的一個事實,最後的目標即是將敵人完全殲滅。所以,所以這些被創造出來的新地區,以及敵人陣線後方被滲透的地區、在重要城市作戰的軍隊背後,都應該接受一個統一的命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