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切‧格瓦拉::游擊戰法::
關於部落格
  • 102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告三大洲書_02

美國的帝國主義因其侵略行為是有罪的──它的罪惡是如此地重大,並且蓋涵了整個世界。我們甚麼都知道了,紳士們!但這件罪也適用於那些當時間要求作個了結,卻猶豫讓越南成為社會主義世界不可褻瀆的一部份的人;當然,冒著爆發一場超大規模戰爭的危險──但也強迫了帝國主義要作決定。罪名還適用在那些主張一場謾罵和陷阱的人──不久以前由社會主義陣營兩股最大勢力的代表所燃起的。


我們必須捫心自問,尋找一個誠實的答案:越南被孤立了嗎,或者沒有?在兩股挑釁力量之間,沒有維持一個危險的平衡嗎?


這群偉大的人民!多麼值得贊佩的禁欲主義和勇氣!在這鬥爭之中,為世界帶來如此重要的教訓!不消多久,我們就能夠知道詹森總統是否曾經仔細想過為他的人民帶來所需的改革──熨平深具有爆炸性力量,每天不斷膨脹的階級矛盾。事實是,在華而不實的「偉大社會」口號下宣稱的進步,已經跌入了越南的化糞池。


一切帝國主義的最大力量感到自己體內被一個貧窮以及低度開發的國家刺傷而汩汩地淌出血來;它的神話式經濟感受到投注於戰爭的枷鎖。謀殺不再是其壟斷企業最便利的生意。防衛性武器,而且數目永遠不夠,是那群卓越非凡的士兵唯一擁有的──除了他們對祖國、社會的愛,以及無法凌越的勇氣之外。但是帝國主義陷在越南動彈不得,沒有辦法找到一條出路,並且絕望地在自己身上找尋一個賠上尊嚴以克服這場危險情勢的方法。更進一步,北方所安置的四個點以及南方的五個點,現在圍堵起帝國主義,甚至使得衝突更加具有決定性。


一切都指出了所謂的和平,這個唯一因為怒火尚未蔓燒至全球的理由而背負此項罪名的不穩定和平,卻因為美國所採取的一些難以挽回與令人無法接受的步驟,再次陷入了毀滅的危險。


page 111


--CheCheChe---我們,世界上被剝削的人民,應該扮演甚麼樣的角色?三大洲的人民將其注意力集中在越南身上,並且學習到他們的教訓。既然帝國主義用戰爭的威脅來抹黑人性,最聰明的反應就是不要恐懼戰爭。人民的總體戰術應該在所有產生衝突的陣線上,發動一個持續的、強硬的攻擊。


在這我們的和平已經被違反,已經被抽乾枯萎的地點上,甚麼是我們的責任?就是不惜用任何代價解放自己。


世界景況非常的複雜。古歐洲的某些國家仍然沒有發動解放鬥爭,它們完全發達到足以理解資本主義的矛盾,但它們卻在某個程度上虛弱無比,乃致於既沒有辦法跟上帝國主義的腳步,甚至也沒有能力開啟它自己的路子。它們的矛盾會在未來達臻一個爆炸性時期──但是它們的問題,和它們本身的解答,必然地,會不同於我們無法自力的以及經濟上低度開發的國家。


帝國主義剝削的基本範圍,包含了三塊低度開發的大陸:美洲、亞洲和非洲。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特徵,但是每塊大陸,作為一個整體,也呈現了一種明確的統一性質。


我們的美洲被一群多多少少具有同質性的國家給整合了,而且美國的壟斷性企業資本也在大部份的土地上保持著一種絕對的無上法權。傀儡政權,或者在情況比較好的例子裏,一些衰蔽不振及戒慎恐懼的地方統治者,沒辦法拒絕來自他們美國佬主人的命令。美國已幾乎達到它政治和經濟操縱的高潮;它不能再往前行進了;現勢上的任何改變都會帶來倒退的逆流。它們的政策便是維護那些已經被征服的利益。行動線,在目前,被限制為野蠻的武力使用,以及橫阻解放運動的意圖,不論其類型為何。


「我們不允許另一個古巴」的口號,掩蔽了犯下侵略舉動的罪行,卻不害怕報復的可能性,就像在多明尼加共和國實行的那樣,或者如之前在巴拿馬的大屠殺──並且明白宣示,美國佬的軍隊已有所準備,將會干涉任何的美洲國家,只要他們的利益被危害的話,統治政權是可以被替換的。這項政策享有一個幾乎是絕對無上的治外法權:美洲國家組織(OAS)是張合適的新面目,雖然它不受到歡迎;聯合國的缺乏效率是既荒謬又悲慘的;為了衝垮它們的人民,所有美洲國家的軍隊都已準備好有所干涉。罪行和背信國際組織(The International of Crime and Treason)事實上也已經成立。另一方面,各地的資產階級已經喪失其對抗帝國主義的能力──如果他們曾經有的話──,並且他們也已經成為口袋裏的最後一張牌。沒有其它的選擇;要不是一場社會主義式的革命,就是一場虛構的革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