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格瓦拉::游擊戰法::

關於部落格
  • 102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告三大洲書_03

帝國主義者至少透過了南韓、日本、台灣、南越、和泰國,來圍堵中國。


這一雙重的情勢,一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軍事包圍以及這些大市場──他們尚未能掌握的──一樣重要的策略性利益,將亞洲轉變成今日世界中最具有爆炸性的地點之一,雖然在越南戰區之外是明顯的穩定。


中東,雖然地理上屬於這塊大陸,有著其自身的矛盾,並且主動地發酵;我們不可能預見到這場由帝國主義撐腰的以色列,以及此區域其它激進國家之間的冷戰將會走至何種田地。這是現代世界另一座有爆發威脅的火山。


非洲幾乎為新殖民主義的侵略行動提供了一塊處女地。在某種程度上,這兒早已經有了一些改變,一些迫使新殖民霸權放棄它們先前的絕對特權的改變。但是當這些改變不遭受到阻礙,獲得實現時,就拿經濟的情勢來講,殖民主義將搖身一變,換上帶有相同效果的新殖民主義形式的斗篷。


美國在這個區域並沒有殖民地,但是它現在正競奪它夥伴的采邑。可以這麼說,依照美帝的策略計劃,非洲成為了它長期的蓄水池;南非共和國唯一重要的是它現階段的金錢投資,而其如毛細孔般的滲透,也開始在剛果可感受得到。奈及利亞和其它帝國主義力量國家的針鋒相對開始將發生(到現在為止,都還是以和平的方式)。


page 113


--CheCheChe---所以目前它在那兒並沒有甚麼極大的利益好保護,除了它偽稱有權干預世界上的每一地,有權干預每一個其壟斷企業偵測到存有大量利潤或是許多物資原料的地點之外。


過往的一切歷史充分證明了我們對於在短時間或長時間之內解放人民的可能性的關心。


如果我們靜下來分析非洲,我們就會在葡萄牙的幾內亞、莫三比克、和安哥拉殖民地觀察到鬥爭的使用帶有相對的張力,前者是具體的成功,而後兩者是種變形的成功。我們也可在剛果目擊了盧蒙巴(Lumumba)的繼任者和特尚比(Tshombe)的黨羽之間的辯論,一場現在看起來似乎是對後者有利的辯論:那些為了他們自己的好處,已經「和平鎮壓」國家的大部份區域的人──雖然戰爭仍然是潛伏的。


在羅德西亞我們出現了一個不同的問題:英國的帝國主義在其能力所及範圍內不擇手段地使出所有的把戲,企圖將權力賦予少數的白人,而他們的擁有權力,在目前,是違反法律的。這一衝突,從英國的觀點,是絕對不正式的;這個西方的霸權,透過它所習常的外交辭令──用嚴格的語言概念來說,也叫作虛偽──,在艾恩.史密斯(Ian Smith)政府所採的措施面前,表現了一種不甚自在的態度。其狡猾多計的態度,得到了某些跟在屁股後頭跑的同盟國家的支持,但是卻被一大群屬於黑色非洲的國家給攻擊,不論他們是否為英國帝國主義的經濟禁臠。


這些愛國主義者的反叛努力成功了,而且這場運動獲得鄰近非洲國家的有效支援,羅德西亞的情勢變得極度具有爆炸性。但是在目前,所有的這些問題都只是在隔靴搔癢的組織中被拿出來討論,比方說聯合國、大英國協,以及非洲統一組織(OAU)。


非洲的社會和政治演變,並不讓我們想像一種整個大陸性的革命。對抗葡萄牙人的解放鬥爭應該凱旋得勝地結束了,但是葡萄牙在帝國主義的競技場中並不算些甚麼。對於革命重要性的衝突,是那些設下了所有帝國主義機器的困獸之鬥;然而,這並不是說,我們應該停止為三個葡萄牙殖民地,以及為他們革命的擴張戰鬥。


當南非或是羅德西亞的黑色群眾開啟了他們真正的革命鬥爭時,新的紀元將在非洲綻露曙光。或者當赤貧的國家群眾挺站起來,從統治的寡頭手中救回他們過好日子的權利。


直到現在,軍隊的叛亂一次接著一次;一個個的軍官前仆後繼,或者更換一個個不再能保全其階級利益的統治者,或者那些暗中操縱他的權力──但沒有大型的人民動亂。在剛果內部,這些特徵相當明顯,這是由於對盧蒙巴的懷念所產生的,但是它們已經在過去幾個月裏失去了力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