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格瓦拉::游擊戰法::

關於部落格
  • 102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告三大洲書_05

當然,最後得到解放的國家可以不透過武裝鬥爭,以及不蒙受對抗帝國主義漫長殘忍的戰爭傷害就達到此步田地,是有可能的。但或許不可能在一場蔓燒全球的大火災中想避免這個鬥爭或是它的效應;傷害是等價的,甚至於或者更強烈。我們沒有辦法預見未來,但是我們絕不應該屈服在失敗主義的誘惑下,想成為一個渴望自由的國家的先鋒,卻厭惡它所惹起的鬥爭,並且等待像是麵包屑的自由。


避免一切平白浪費的犧牲是絕對允當的。為了澄清依附的美洲作出自我解放的可能性,透過和平的手段非常重要。對我們而言,這一問題的解答相當明顯:現在或許是也或許不是發動鬥爭的適當時機,但我們不能懷有任何的想像,我們也沒有權利這樣作,不透過戰鬥是不可能得到自由的。而且這些戰鬥應該不僅止於石塊對抗催淚彈的街頭戰,或者是和平的大罷工;它也不該是一場憤怒的人民在三兩天內摧毀統治階級寡頭之斷頭台的戰役;鬥爭應該是漫長的、針鋒相對的,它的陣線應該在游擊隊的老巢、在城市、在隊員的家裏面──壓迫勢力會在他們的家中逮捕無辜的受害者──、在受到屠殺的都市人口、在被敵人的轟炸所破壞的村落或城市之中。


他們正強迫我們投身這場鬥爭;別無選擇了;我們必須準備它,而且我們必須決定一手扛起它。


剛開始不會很好過;它們會極度艱辛、困難。寡頭所有的壓迫力量,他們所有的殘暴和煽動性,將會在這些肇因下虐施在我們身上。我們的任務,在最起初,應該是求生存;接著下來,我們應該依循著游擊隊的萬年範例,用武裝造成宣傳(用越南人的話來說,便是宣傳的子彈,一顆對抗敵人、不論輸贏結局──但是要戰鬥過的──的子彈)。無人能撂其鋒之游擊隊的偉大教誨,在無產階級的群眾之中生根。國家精神的激勵、對於更艱困之任務的事先準備,都是為了抵抗一個甚至會更加殘暴的壓迫政權。恨是鬥爭的元素;無情地憎恨敵人,迫使我們超越人類所繼承的自然限制,並且轉變成一個具有效率的、暴力的、有選擇性的,以及冷酷的殺人機器。我們的士兵必得如此;一個沒有恨的人是無法征服殘暴的敵人的。


page 117


--CheCheChe---我們必須把戰爭延長到每一個敵人剛好位處的角落上:到他的家中、他的娛樂中心;也就是一場整體的戰爭。必須要在他的軍營之外甚至是裏面,防止他偷得片刻安寧的機會,避免他過著安諡的日子;不論他身在何處,我們都一定得攻擊他;不論他移動到哪兒,都要讓他感覺像一隻被逼退至牆角的野獸。然後他的道德開始墮落。他甚至會變得更淫猥,但我們應該注意到腐敗的記號是如何出現。


讓我們發展一個真正的無產階級的國際主義;透過國際無產階級的軍隊;我們戰鬥時高舉的旗幟將成為救贖人性的神聖目的。能夠死在越南的、委內瑞拉的、瓜地馬拉的、寮國的、幾內亞的、哥倫比亞的、玻利維亞的、巴西的旗幟下──在此只註明了今日武裝鬥爭的一些景況──,對於一位美洲人,一位亞洲人,一位非洲人,甚至是一位歐洲人而言,都是同等榮耀以及值得日夜期盼的。


每一滴赤紅的鮮血,在那些尚未打出旗號的國家中,都是傳承給存活者的教誨,都為他們自己國家的鬥爭增添了許多寶貴的經驗。並且每一個得到解放之後的國家,都是人民在自己國家的解放戰役中贏來的局面。


消弭我們的矛盾,並為我們的鬥爭投注一切籌碼的時機已經到來。


我們都知道,巨大的爭議性問題現在迫使著世界得為自由而戰;沒有人能冷眼旁觀。我們也知道,他們造成了如此的張力和痛苦,使得對話與和解的可能性看起來真可謂極度困難,如果不是不可能的話。想為一個深具敵意的政黨亟力避免的對話試圖找尋重開會談的手段和方法,是徒勞無功的。然而,敵人還是在那兒;它每天攻擊,用新的炮火威脅我們,而這些炮火讓我們團結在一起,今天,明天,往後的每一天。誰要最先瞭解到這一點,並為這必要的同盟作預備,將獲得人民的感激。


由於要為我們所居立場的每一個理由踏穩基礎及有所堅持,我們,無產者,不能袒護這些矛盾的任何形式,雖然有時候我們會和某個政黨所持的論點看法一致,或者大部份會較支持某方更甚於另一方。於戰時,意見歧異的表現就是軟弱;但在這個時期,企圖用口頭的形式安撫他們卻是種幻想。歷史會腐蝕他們,或者賜予他們真正的意義。


在我們鬥爭的世界,每一項有關於戰術的意見衝突,由於尊重他人的看法,為了達成有限目標的行動方法都應該被仔細分析、考慮再三。至於我們最重要的策略目標,即透過武裝鬥爭完全摧毀帝國主義,我們應該是不妥協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