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切‧格瓦拉::游擊戰法::
關於部落格
  • 102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格瓦拉談古巴革命的矛頭和旗幟

  受巴蒂斯塔部隊迫害的農民,對我們的態度逐漸發生了變化。他們投奔來加入我們頭戴葵葉帽的遊擊部隊。這樣,我們由一支市民組成的隊伍變成了一支農民的隊伍。在農民參加爭取自由權利和社會正義的武裝鬥爭的同時,我們提出一個正確的口號--土地改革。這個口號動員了古巴的被壓迫大眾站起來的奪取土地而奮鬥。從此,確定了第一個偉大的社會計畫,它以後成為我運動的旗幟和主要矛頭。


     就在這個時候,古巴聖地牙哥城發生了一件慘案,即我們的弗蘭克•派斯同志被殺。這事件在革命運動內產生了一個轉捩點。憤怒的聖地牙哥人民自發地沖上街頭,掀起了第一次政治性的總罷工。雖然罷工沒有領導,但使整個奧連特省處於癱瘓狀態。獨裁政府鎮壓了這次事件。然而,這次運動使我們懂得了讓勞動階層參加爭取自由的鬥爭是多麼必要!於是我們就在工人中開始了秘密工作,準備舉行總罷工,援助起義軍奪取政權。


  起義軍的勝利和勇敢性的秘密活動震動了全國,全民沸騰,引起了去年4月9日的總罷工。罷工由於領導和工人群眾間缺乏聯繫失敗了。經驗教給“七•二六”運動領導者們一個寶貴真理:革命不屬於這個或那個集團,革命應該是全體古巴人民的事業。這個結論,不管在平原還是在山區,都鼓起了我們運動的成員的全部幹勁。


  就是在這個時期,開始以革命理論和知識教育軍隊。這一切表明,起義運動已經成長,並開始達到政治上的成熟。不久就開始在馬埃斯特臘山區建設“小型工業”我們從遊牧般的生活過渡到定居生活。我們根據最迫切的需要,蓋起了自己的鞋廠,自己的兵工廠,炸彈改裝廠。我們把獨裁者投下來的炸彈改裝成地雷,奉還給巴蒂斯塔。


  起義軍的每一個人都從不忘記他們在馬埃斯特臘山區和其他地區的基本任務:改善農民處境,參加爭取土地的鬥爭和建立學校。土改法在那裏第一次試行:用革命的方式,沒收了獨裁政府官員的大量產業,這個地區的全部國家的土地分配給農民所有。這時候,掀起了一個和土地緊緊相連的,以土改為旗幟的農民運動。


  由於4月9日罷工失敗的後果,5月末巴蒂斯塔開始野蠻鎮壓。大概在5月25日前後吧,一萬敵軍向我軍陣地進逼,並集中進攻由我們總司令卡斯楚親自率領的第一縱隊。幾乎難以相信,我們那時在馬埃斯特臘山區以僅有的三百支為自由而戰的槍對付一萬大軍。由於正確的戰略指導,這次戰役在7月30日左右制止了巴蒂斯塔的進攻,起義軍由防禦轉入進攻。這次戰役後,起義軍準備開始向平原進軍。這是一次有戰略意義和心理影響的進攻,因為我們當時的武器在質量和數量上都遠遠比不上獨裁政府的武器。在這次戰爭中,我們一直擁有一個難以估量的再好也沒有的同盟者--人民。我們的各路縱隊能不斷干擾敵人,佔領最有利的陣地,這一切不只是由於我們部隊的戰術上的優點和士氣,而且非常重要的是由於農民的巨大援助。農民做到了一切起義軍做不到的事情。他們為我們通風報信監視敵軍,發現敵人弱點,傳送緊急信件,在偽軍中當暗探。這一切都不能歸結於某一種奇跡,而是由於我們開始執行了有利於農民、牧民的切身利益的政策。在馬埃斯特臘山區裏,敵軍進攻,饑餓包圍我們的時候,邊境地區的地主的10000頭牲口被趕上山頭來,我們不只把牲口供應給起義軍,而且還在農民中進行了分配。這個特別貧困的山區的農民第一次得到了收穫。他們也第一次得到了教育。因為革命帶給了他們學校。


  同時,獨裁政府卻姦淫搶殺,把農民從他們的土地上趕跑。獨裁政府用來自北方鄰邦--美國的大量凝固氣油彈屠殺這些無辜的人民。


  就在這期間,開始向拉斯維利亞斯省進軍。我們一到拉斯維利亞斯省,第一樁事就是頒佈革命告示,宣佈土地改革。告示中還規定,小土地所有者不付地租。的確,土地改革就像起義軍的矛頭,我們高舉著土地改革的旗幟前進。在一年零八個月的革命過程中,領導人和農民群眾建立了水乳交融的關係,這種關係使革命做出了當時想不到的事。這不是我們的創造,這是農民的威力。這種威力使我們堅信,只要發動起來,組織起來,武器在手,勝利就有了把握。


  11月3日巴蒂斯塔舉行偽大選的那天,馬埃斯特臘山區頒佈了第三號法令,規定實施土地改革;分配國家的,獨裁政府官員的土地和那些用無恥手段霸佔土地的人的土地(有些霸佔了幾千個卡瓦耶裏亞,1卡瓦耶裏亞等於13.4公頃),把土地所有權無償地交給擁有不超過2卡瓦耶裏亞的蔗田佃戶。土改使20多萬農戶獲得了好處。但是第三號法令中規定的土地革命並不是完善的。必須在憲法中明文規定反對大講學園制度。我們農業結構的特點就是大莊園制度,它是國家落後的根子,是農民大眾一切災難的根子。這個根子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挖掉。


  要貫徹規定廢除大莊園制度的法律將是農民大眾本身的事情。現憲法規定取得土地必須先付錢,土改將是緩慢和困難的。革命勝利後取得了自由的農民,必須集體行動起來,民主地要求廢除大莊園制度和進行真正的,廣泛的土地改革。


  記者:古巴革命現在面臨著哪些問題,當前的任務是什麼?


  格瓦拉:第一個困難是,我們正在舊的基礎上從事新的事情。古巴的反人民的政權和軍隊已被破壞。但是,獨裁制度的社會和經濟基礎還沒有消除,一些舊的人物還留在國家機構中工作。為了確保革命勝利果實和使革命繼續發展,我們需要進一步整頓和加強政府的工作。第二,新政府接過來的是個爛攤子。為了保持外匯的平衡需要從事許多工作,否則本國貨幣就會貶值。第三,古巴的土地制度是大莊園主佔有大量土地,同時有大量的人失業。我們的地下礦藏自己不能加工,要靠外國公司送到外國加工。我們接受下來的是單一經濟,主要種植甘蔗。貿易也是單一的。美國控制著古巴的貿易,民族工業受美國的競爭而窒息。走私很嚴重。物價很高。第四,社會上存在種族歧視,不利於人民內部的團結。第五,我們的房租是世界上最高的。一個家庭往往要支付1/3以上的收入作房租。總而言之,古巴的社會經濟基礎的履行是十分艱巨的,長期的。


  新政府在建立社會秩序和使國家生活民主化方面,採取了許多積極的措施。在恢復國家經濟方面也進行了巨大的努力。例如:政府通過法令降低房租50%。昨天通過了海灘法令,取消少數人霸佔土地和海灘的特權。房地價格每平方公尺從過去1000比索降為400比索,收入作為國家用於集體利益的投資。政府接管的舊官僚的財產房屋土地交給人民,僅此一項即收入2000萬元比索以上。走私現在已基本上杜絕,從而有利於本國民族工業,首先是煙草和棉紡工業的發展。


  其他一些根本的法令,如進口稅法,關稅改革法,礦產法等正在制定中。最重要的是土改法,不久就要公佈(已於5月17日頒佈-編者),並將成立全國土改委員會。我們這裏的土改不是很深入的,不像中國那樣徹底。但是在拉丁美洲要稱是最先進的了。


  當我們提出土改和制定使土改迅速實施的革命法律的時候,我們考慮的是重分土地,建立廣大的國內市場和實現多種經濟。這是人民利益所在。現在在土改方面,一是促進甘蔗生產,並使甘蔗生產技術化;二是實現耕者有其田,鼓勵墾荒,耕作所有土地;三是規定產量,提高生產,減少糧食進口(現在每年進口糧食用掉外匯5000萬比索),四是成立咖啡、煙草人民商店,規定合理價格,取消中間剝削。五是提高畜牧業生產。


  我們必須使國家工業化,同時也不能忽視工業化過程中隨之而來的許多問題。工業化要求採取保護新興工業的措施,要求有一個能消費新產品的國內市場。如果我們不把市場的大門向有消費需要而無購買能力的農民敞開,國內市場是無法擴大的。


  事情不完全靠我們,我們將會遇到控制我國貿易75%以上的人的反對。面對著這種危險,我們必須準備採取反措施,如成倍地擴大國外市場。我們必須建立一支商船隊,運輸糖、煙草和其他商品。因為商船的運費在很大程度上影響古巴這樣的不發達國家的進步的。我們要實現工業化,最重要的是什麼呢?是原料。由於巴蒂斯塔的獨裁統治,國家的原料被交到他的外國合謀者的手裏。我們將不得不贖回我國的原料,我國的礦藏。工業化的另一因素是電力。我們將保證。電力歸還給古巴人民。


  要實現上述計畫,我們的力量何在?我們有一支起義軍隊。我們必須馬上交給這支工農部隊本領。用現代化的技術和文化武裝它,使它能擔負起更重的任務,勇敢殺敵。國家的復興必將破壞很多特權,為此我們時刻準備保衛祖國,打擊公開的或偽裝的敵人。新軍隊必須成為一支解放戰爭中形成的新型的軍隊,一面生產,一面訓練,成為一支人民的軍隊。因為我們知道,如果有一個小國來侵犯我們,它一定是得到了一個大的強國的支持,那時我們將不得不在我們的國土上,抵抗一次規模巨大的侵略。所以我們應該早作準備。


  記者:古巴怎樣和國內外反動派作鬥爭,革命的前景如何?


  格瓦拉:古巴革命不是階級的革命,而是一次推翻獨裁暴政統治的解放運動。人民對受美國支持的巴蒂斯塔獨裁政府深惡痛絕,所以群起而推翻之。革命政府的經濟措施照顧了大家的利益,使人民生活逐步改善,因此受到各階層人民的廣泛支持。國內剩下的唯一敵人是大莊園主和反動的大資產階級。他們反對觸犯他們利益的土改。國內反動勢力可能勾結外國反動力量發動挑釁,攻擊革命政府。


  國外唯一的敵人是反對古巴革命的壟斷資本,在美國國務院有代表的那些人。古巴革命的勝利和繼續發展,使他們恐慌。他們不甘心失敗,竭力企圖保持對古巴的政治和經濟的控制,阻擋古巴革命對拉丁美洲其他國家人民鬥爭的巨大影響。


  借這個機會我想談一談古巴革命的勝利對拉丁美洲各國人民的影響。今天全體古巴人民已經站起來進行戰鬥。為了使推翻獨裁統治的勝利不流產,為了使這次勝利成為整個拉丁美洲勝利的第一步,古巴人民將繼續團結一致。我們的革命為拉丁美洲其他各國樹立了榜樣。我們革命的經驗教訓使沙龍裏的一切清談煙消雲散。我們證明了:起初儘管只是一小組意志堅決,視死如歸的人,只要取得了人民的支持,將能和一支正規的,有紀律的軍隊較量,並最終打敗它。必須進行土地革命。這是我們拉丁美洲的弟兄們應該吸取的另一條經驗。他們在經濟上、農業結構方面,和我們處於同樣的地位。


  拉丁美洲各個經濟落後國家的前途是和我們的未來緊緊相連的。革命不限於古巴,因為它觸動了拉丁美洲的心,也嚴重地使我們各國人民的敵人提心吊膽。古巴的榜樣已在整個拉丁美洲,在各個被壓迫國家中深入人心,為拉丁美洲的獨裁者敲起了喪鐘。古巴是小國,它需要各國,社會主義各國,特別是拉丁美洲各國人民的支持。


  我們還要開拓道路,使我們這些不發達國家團結一致。我們要隨時警惕分而治之的企圖,以及同那些想在我們中撒布不和的種子的人鬥爭到底。他們想在我們的政治上的不和中取利,傷害我國。


  目前跡象很清楚,他們正準備干涉古巴,破壞古巴革命。兇惡的國外敵人有一套老辦法。他們首先展開政治攻勢,大肆宣傳,說什麼人民反對的是共產主義。這些假民主的首腦們說美國不能容許在它的海邊有一個共產主義國家。同時在經濟上加緊進攻,使古巴處於經濟困難的境地。然後他們將尋找藉口製造某種爭端,以便利用他們控制的某一國際組織來進行干涉,反對古巴人民。在我們面前不會有來自小的鄰國和小的獨裁國家的進攻,有的是來自某一大國,利用某一國際機構和某種藉口進行干涉以破壞古巴革命。


  但是,古巴的革命不是少數人和某幾個領導人的運動。我們的革命是人民的解放運動,人民就是這個革命運動的力量。現在人民的團結力量迫使敵人不敢貿然動手進行干涉。我們也將設法避免並揭露挑起爭端的陰謀,使他們無機可乘。


  我不懷疑美國人民是同情古巴革命的。美國人民可以成為古巴的好朋友。美國人民將會更好瞭解到美國政府的政策的危險性。


來源:《世界知識》1959年11期 ,中國,北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