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切‧格瓦拉::游擊戰法::
關於部落格
  • 102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麗佳

她那無比的勇敢甚至曾引起過某些戰士的戒備,他們避免和麗佳聯繫。我還清楚地記得有人用讚歎而又帶著些不贊同的語氣向我說過:「這個女人是無價之寶……她這樣毫無顧忌地到處活動,不定哪天會叫我們全軍覆沒的。現在可不是鬧著玩的時候……」


我們轉移到了黑巴科阿盆地的米納爾-德耳-裏歐區。麗佳也跟隨著我走了,她離開了曾經擔任過一個時期指揮員的那個輔助哨崗,並和她的戰士們告別。麗佳曾經把戰士們管得很嚴,對待他們甚至有些苛刻,時而引起不曾習慣婦女領導的人們的不滿。這個哨崗位於雅奧和巴亞莫之間叫做庫艾巴的地方,那兒是戰線的最前衛。我曾經企圖解除麗佳擔任指揮這一哨崗的職務,因為哨崗的處境是極為危險的(後來因哨崗被敵人察覺,戰士們曾不得不冒著彈雨撤出這個地方)。但是直到麗佳轉到了另一個戰線去以後,才能做到了這一點。


……我還記得那個從卡爾德納斯來的、還沒長鬍子的優秀青年戰士赫林犧牲的那一天,他在麗佳的那一地段的前哨警戒地執行任務。有一次麗佳完成了任務回來,看見了一群巴蒂斯塔的兵士,他們無疑是獲得了告密而悄悄地潛入前哨警戒地的。說時遲,那時快,麗佳立刻抽出了小手槍,準備向空射擊,發出警報。一個戰友及時地制止了她,因為如果麗佳打響了槍,有可能導致慘重的犧牲。敵人出其不意地發動了進攻,佔領了前哨警戒地。希列埃尼烏•赫林英勇地進行了自衛,戰鬥到身受兩處重傷。當他意識到如果淪入敵人的魔掌將會遭遇到怎樣後果的時候,他便自盡成仁了。敵兵放火燒盡了可燒毀的一切以後才離去。第二天我遇到了麗佳。她由於青年戰士的犧牲而顯得異常沮喪,不斷地埋怨那個阻止她發出警報的人。


她說:「即使我被打死,但青年人的性命也許就有了救。我的年紀大,而他還不滿二十歲哩!」


這就是她講的主要內容。有時麗佳似乎用蔑視死亡來逞強,但她所接受的任務全都出色地完成了。


麗佳知道我喜歡小狗,多次答允從哈瓦那為我弄一條來,雖然她的諾言始終沒能實現。在我軍展開大規模進攻的日子裏,麗佳又出色地執行了自己的任務。她時而在馬埃斯特臘山區出現,給我們送來極重要的文件,並和「大陸」建立了新的聯繫。陪伴著她的還有一位同樣經受過鍛煉的婦女,我現在還記得,幾乎整個起義軍都知道她,並且是如何地尊敬她,她叫克洛多米拉,麗佳和克洛多米拉已經在危險中成了和衷共濟的好友,她倆一起到處奔波。


在敵人侵入後,麗佳剛到達拉斯維利亞斯就接到了同我聯繫的命令。她應該成為與哈瓦那聯絡的主要聯繫人和馬埃斯特臘山區的總指揮。不久我接到了麗佳來信,她在信裏還順便提到已經為我找到一條小狗,即將親自帶來交給我。


可是麗佳和克洛多米拉永遠也不能前來了。很快我得知是一個不能稱為男人、戰士、革命者、甚至不能稱之為人的懦夫,由於脆弱,幫助敵人發現了麗佳和克洛多米拉的那支隊伍。我們的同志們博鬥到最後一口氣。當麗佳被捕時,她已遍體鱗傷。事後始終沒能找到她們的屍體,也許麗佳和克洛多米拉已經長眠在一起,就像她們在為爭取自由而進行偉大戰鬥的最後幾天中並肩作戰那樣。


可能,終有一天會在某一個戰壕中或是在那整個古巴的巨大墳地的荒蕪的田野上找到她們的遺骸。在起義軍中、在我們每個曾在動盪的日子裏戰鬥和犧牲過自己的人中間,每天冒險保持著隊伍與全部島嶼的聯繫的那些婦女是永垂不朽的。對於曾經在前線戰鬥過的我們,首先對我說來,麗佳在這些婦女中占著特別的地位。今天,我低回在烈士墓前,想以這些字句作為純潔的鮮花來悼念她……。


----唐修哲、孫潤玉譯,載《人民日報》,1961,01,0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